新闻动态

2016-09-12
【分会风采】创业也能拿学位?还是真材实料的同济大学学位
2006年,同济大学与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各出资100万元,设立了创业基金会同济大学分会。十年以来,同济大学分会资金规模已达到了2780万元,资助成立创业企业133家,资助金额2059.4万元,近三年连续获得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优秀分会表彰。

 
对于有意创业的大学生来说,在校创业很是一件头疼的事。一方面,他们希望投入自己的洪荒之力心无旁骛进行创业;另一方面,他们却担心创业影响自己的学业,导致挂科,甚至休学,得不偿失。大部分在校大学生的创业步伐因此受阻,然而同济大学的学子却没有如此忧虑。
 
2014年,同济大学进行了教改,创业可以拿学分;在这个基础上,同济大学又进一步酝酿,计划设立创新创业专业,就是创业还可以拿学位,鱼与熊掌兼得,这将在很大程度解决在校创业学生们的后顾之忧。而回顾基金会同济分会十年,其浓厚的创业氛围始终感染着同济学子。同济大学的创业氛围从何而来?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创业基金会同济大学分会总负责人高国武老师,探索同济大学分会十年中的奇人逸事。
 
 
 
 
创业与学业不可兼得?
这里,用鱼和熊掌喂饱你
 
据统计,同济大学学子创业率高达5%,而全国大学生创业比例大约1%,上海普通高校创业率为3%左右。不比不知道,同济大学在创业教育上到底有何与众不同之处呢?
 
2002年,意识先进的同济大学允许学生休学创业。同济大学通过多年探索和实践,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创新创业教育体系,并形成了有同济特色的“100%”、“10%”、“1%”的创新创业教育模式,即:创新创业类课程覆盖100%的学生;针对其中10%有创业兴趣的学生,提供系统的创新创业教育和培训;而最终有1%左右的学生找到合适的项目来创业。
 
很多人觉得,相比于本科生而言,研究生在专业方面研究更深入,更具创业优势。高老师却不这么认为。本科生专业相对不精通但有闯劲,研究生却易被专业辖制,局限了思维。而有了学校对创业的全力支持,同济大学生更是放开了手脚。
 
在同济大学周边,各种各样的创业基地、科技园鳞次栉比,校区周围有国康路创业基地、赤峰路密云路创业基地等,从而形成了同济的创业氛围。随着同济大学每年一定数量的创业公司的累积,逐渐形成了一支具有鲜明特色的“同家军”、“济家军”——这些公司名称往往带有“同”或“济”字,而更重要的是,公司的发展深深烙上了同济大学的精神内涵。
 
有了同济大学坚持创业教育的因,才有了“同家军”、“济家军”的果,才会有那么多精彩的创业人生。
 



 
低碳、环保、资源化
他们不是柴静,但他们致力于穹顶之下的净土
 
作为国内的优秀大学,同济大学的王牌专业有环境、材料、建筑及生物医药等。自然,同济大学分基金会在环境及生物医药方面的项目也尤为突出。
 
环境类专业的学生常常自我调侃,毕业之后一线人员就当环卫工人扫大街,二线人员就去看管垃圾填埋场和污水处理厂。也难怪学生自嘲,目前,环境类学生就业对口岗位相对较少,起薪相对较低,因此,许多环境类学生毕业后并没有找专业对口的工作。然而,总有一些环境类专业学子,他们坚持自己的信念,为环保事业而奋斗不止。
 
同济大学2008届环境工程硕士毕业生张文标,便是其中之一,与其他的同济优秀创业学子一样,他的故事被收录于同济大学出版社的《创业·青春》一书中。他创业的切入角度,是污泥处理。
 
人人皆知“垃圾围城”,却鲜有人了解“污泥围城”。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污泥年产量高达约7000万吨,包括约3500万吨的市政污泥和约3500万吨的工业污泥,而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实际上还未能得到有效处置。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量的污泥呢?原来在过去,污染治理曾一度“重水轻泥”。大多数污水处理厂的处理方式,是通过微生物代谢和物理方法将污水中的污染物转移到污泥中。这样一来,水是变干净了,但对于剩下的这些污泥的处理,则一度重视性不够。
 
在这样的背景下,张文标创立了上海同臣环保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同臣环保),主攻污泥处理,公司拥有叠螺式污泥浓缩机、叠螺式污泥脱水机、超高压弹性压榨机等核心技术。怎样处理污泥呢?挤干水分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这样一来,污泥的体积就能变小很多了嘛。而同臣环保凭借技术优势,可以将污泥水分降到80%以下,甚至50%以下。
 
截至目前,同臣环保的系列产品已应用于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中核集团、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家乐福等世界500强企业的多个重要项目中。在中国南极中山考察站、亚洲最大的生活垃圾填埋场——上海老港垃圾填埋场、国家级重点生态建设示范区项目——崇明岛陈家镇污水处理厂,以及化工制药、石油石化、食品饮料等行业也能看到同臣环保系列产品的身影。除此之外,同臣环保的系列产品远销全球50多个国家与地区,包括美国、日本、俄罗斯、巴西等。
 
创业的这个想法是张文标在研究生阶段才有的。大四毕业收旧书转卖的成功经验让他找到了点甜头,但当时的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成熟,于是到了研究生毕业后再创业。他坦言,创业后自己变化很大,脾气变了很多,以前他是骂得多,赞美得少;现在则是骂得少,赞美得多。因而公司员工都工作愉快,并且努力做事。
 
穹顶之下,有雾霾,有扬尘,有难闻的臭味恶心的污泥环城的垃圾,但还有,那些致力于改善生活环境、追求纯净世界的人,他们不忘初心坚持信念,用创业实现自我。
 



 
发现商业版图“蓝海”,
他们的目标是做第二个马云
 
高老师说,创业者应该明白三件事,为什么创业,创业做什么,如何创业,想明白这三点,什么时候创业也不算迟。
 
相比于同济大学分基金会大多数80后创业者,60后、70后创业者显得尤为稀少,但他们“老当益壮”,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
 
60后创业者张维勇便是其中之一。90年代,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入国企,从小一帆风顺的张维勇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成为众人欣羡的对象。然而,当张维勇发现周围人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时,不甘平凡的他毅然舍弃了铁饭碗,另投民营企业。期间辗转几家公司,张维勇做得如鱼得水,几年后就拥有了高薪高职生活。但逐渐地,他萌生了退意,他意识到,创业才能真正地发挥自我,否则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但创业岂是一件简单的事,刚开始,他便意识到自己管理能力的不足。于是,他做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考研,考同济大学MBA。
 
2004年,张维勇只身来到上海,在同济大学干训楼租了一个床位,开始他的考研之旅。这年,他35岁,已经毕业14年了。
 
重新面对书本,张维勇颇感吃力。第一次英语模拟考试,他的成绩只有惨不忍睹的19.5分。深秋的上海落叶纷飞,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像漫天的黄叶一样,萧瑟零落,不知归处。上海究竟属于自己吗?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华灯万点的街巷,多少人想要扎根于此,却又怅怅而回,自己可以做到吗?
 
在矛盾与纠结中,张维勇逐渐习惯了考研的复习状态,习惯了在同济大学南北楼教室和阶梯教室里自习,无论白天晚上、天寒与否。
 
考研期间,张维勇唯一交流对象是宾馆门卫老杨。理解他的不易,老杨每天等到张维勇复习完回来后才关门,常常跟他一起抽烟聊天。这份友情,给了默默考研的张维勇莫大的鼓励。
 
难以言尽备考过程的艰难险阻,天道酬勤,张维勇终于考研同济大学MBA成功。之后,60后的他与80后共同学习,经历了很多难忘的事情:闯进《CCTV赢在中国》36强,成立上海济辰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申请到创业基金会同济大学分会的天使基金……“经历就是一种财富”,酷炫的经历造就了酷炫的他。感受到市场的变化,敏感如他,将公司产品从最开始的感应洁具转变为节水卫浴——这在中国的商业版图中还是一片蓝海。
 
2014年,在公司的节水型产品大受欢迎的时候,张维勇又进入了另一领域。他意识到解决节水问题,只依靠节水型产品还不够,需要利用物联网技术解决用水管理问题,应用信息化方法为用户提供系统的节水解决方案,也就是智慧水务系统的建设。以前,张维勇公司做的是产品;现在,他逐渐拓宽这个行业,开始又一崭新旅程。
 
所以,创业不一定是年轻人的天下,后来者居上亦是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