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2013-11-09
2013全球创业周徐小平,王强现场问题实录

2013(第七届)创业周暨全球创业周中国站活动于11月8号在上海开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创业周中国站活动组委会发来贺信。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指出,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是对全社会所有辛勤创新创业青年人的支持和鼓励,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把以“创业梦、中国梦”为主题的活动推向深入,进一步重视和支持青年创新创业,激励更多青年开启创业理想、开展创业活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贡献力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创业基金会会长严隽琪宣布活动开幕。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宣读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

开幕式现成,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王强分别做了主题演讲。同时,也用他们的真知灼见回答了在场创业者的疑问。

以下是回答实录:

徐小平:我们留出下面的时间,来接受大家的提问,王老师,我先问他一个问题,你在现场讲讲,这个不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诱饵,你讲讲你怎么在新东方启动了创业道路的故事。

王强:刚才小平讲的实践出真知,我在美国待了六年,将95年俞敏洪邀请我一起做,因为小平在加拿大被我说服,其实他们俩是一拍即合。因为他在加拿大只待了一夜,这个是什么成本。

徐小平:王老师这么讲我也很愤怒,不过这也是事实。

王强:然后我说小平回去那我也回去,我说我做什么呢?老俞说,咱们违法三章,兄弟明算帐,我做的你不能做,我能做什么?老俞我让学生出国留学他们的口语英语的基础很差,我就答应他们,我在美国花半年时间编写一套教材,一定会有助于提高中国学生的交际能力,结果我辛辛苦苦把用当时的打印机打了365页,我一页页传真给他们,不幸得到他们嘲讽地说你要是带着这样的书回来就不用回来了。

徐小平:他就是一本商业计划书。只不过俞敏洪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这个商业计划书再烂也请他回来,我也在旁边当时哈哈大笑,因为在新东方,96年的新东方,中国青年学生把所有的心血、经历、财富耗干在奋斗的道路上,到了美国是死是活没人介意,这会花钱学这套东西,王强的一套东西就是商业计划书。

王强:我觉得他对于市场的了解非常接地气,我虽然痛苦也回来了,我回来在租着14平米的小房子里,不断跟学生聊,你们需要什么?现在的英文教育,究竟在哪儿?没有办法让你们再往前走一步,我做了半年的市场调研,最后推出一个东西,后来成为新东方的骨干,美语思维法,就是《中国合伙人》黑板上写着的,我经过半年的深入调查推出,一推出我就发现赢得了学生。因为那个课,不仅仅是讲口语和交流,我就是拆解美国人的思维不一样,你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应该怎样理解,这样一来英文课你还怕吗?而且你完全达到了目的,这个启示,我是怎么得来,当年我在北大,到麻省理工学院,他们决定审核的最后一个是给我,我是当翻译,80年代的口语,很多大学生不行,我去做老师当翻译,最后吃惊的是说话坑坑巴巴没有几个单词的人拿了奖,因为他句句打到了美国人的点上,因为他只会一个词Money。教授问他什么问题,他说就缺钱,最后说你缺钱。我给你钱。So  good,那个人需要Money,这就是美国人的思维。

我发现一推出来,就颠覆了整个作为产品。

徐小平:我们说不行的时候,他们还很愤怒,俞老师怕得罪说,非常委婉地说,这个怎么怎么。当今天你们创业,对于合伙人、投资人拒绝的时候,因为最惨的是市场拒绝,当市场拒绝你也不要怕,正是你的曲线的最低点,拒绝我,我就迎合市场,这就是真正的市场精神。

王老师讲到的曲线,为什么创业者总是从巅峰到最顶端,所谓创业,辞职,或者是博士生不要工作直接做这个事,创业者往往一旦要创业就到了曲线低点,但你能够做到什么?一步步往上走,一点点往上升。

下面让王老师来段英语来给大家课间娱乐一下。

王强:我就举两个,包括学英语和分析商业模式一样,你需要抓最本质的东西,比如说我举两个英文的例子,我们从做企业,我们都是认不清,包括老俞在内都是农村来的,怎么成为企业家那是我们十几年的摸爬滚打,除了《中国合伙人》,我觉得柴静的《看见》的专访我们说的非常犀利,没有任何的浪漫的色彩,我们直打观点。那时不容易。

比如说我在讲语言的过程中,我也抓一抓,比如我当年我当年学英文,不是学美式英文,学的是英式英文,很多人学了十几年,英国人学了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为什么我讲的很短,我先分析这个语言,作为一个总体来说面对市场,它最本质是什么?一抓住,稍微模仿,万变不离其中,就差不多。我发现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区别,英式英语非常急促,上下跳跃极快,就像活人的心电图,美国英语基本奄奄一息的。我就抓住这个特点,我再学,所有的英国人都崩溃了。它是上下波动。而美国人说同样的话,美国人是平平静静。后来我学日语和韩语,你要抓住这个东西,一个礼拜以后,你就背单词,肯定别人会以为你是韩国华侨。至少是韩国人在中国。因为我发现韩语和日语非常接近,但是差距极大,你要学这样的语言你要掌握,比如说日语非常生硬,语调是下沉型的,越说越压抑。它永远往下拉,你不会有创业的感觉。但是韩国人,我学段韩语,先闭上眼睛看,韩国语言的总体态势是什么?韩国人的语言相当于飘柔两次结果,最后会飘的更加柔。它跟英语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同学们,学习和创业是一样的,你如果不能够面对对象的本质抓住,你浪费太大时间。包括学汉语方言,我说我不是有聪明才智,我是同样的思维,比如说毛泽东讲话,我刚刚分析了韩国人,你如果想想,韩国人向右边移动,两次飘柔移动,毛主席讲话是向左边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这个方法你就可以学成了。最后举一个语言的例子。我刚刚到四川学邓小平的讲话,我不是说模仿,我是把邓小平的讲话构成的声音体征分析的非常强。邓小平的讲话是中气底气十足,抑扬顿挫,平行移动,缓缓前行,当时跟撒切尔夫人说香港归还主权问题,他是这么说,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如果英国政府不能够按时归还香港,你看我的手一模一样,中国人民解放军,会在24小时之内,拉回香港。这是邓小平讲话的全部的内容。

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学习、做企业,面对投资者你看到的是什么?

徐小平:刚刚是一堂创业课,大家有问题的话,可以十个人到这儿来提出问题,免得话筒递来递去麻烦。先请十个人。工作人员递一下话筒。

提问一:非常荣幸今天能够参加这个会议,我想向徐小平董事长提一个问题。

徐小平:你别跟我说董事长。

提问一:创业的中期,如何保持向早期那种斗志般的精神。

徐小平:你创业几年了?

提问一:创业第五年了。

徐小平:这个问题很简单,再找两三个新鲜血液,两三个合伙人,新东方是1993年11月成立的,俞敏洪是1995年底来找我们的,在此之前,俞敏洪实际上已经在不同的单位上,创业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和王强进来了,用你的经验、真知,用到一定的场合,这个时候,考验一个创业者,是在于你能够找到比你更厉害的合伙人,比如说王强,我跟王强绝对是很崇拜他演讲能力,但是能不能找到对于企业而言,所需要的一个完美的补充,人才。

提问二:作为曾经新东方的老师,我现在大四已经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在准备申请美国的学校,现在有一种说法,与其你花那么多钱读美国的名校不如省下来做未来的启动资金。我的本科专业是学心理学,但我想去学专科。

徐小平:你开始创业,咱们说商科的话,用真知理论来说,你的真知在哪里?你最好到一个心理咨询机构,或者到一个企业人力资源,人力资源总监往往是学心理学,或者是企业的宣传营销对于心理学也非常需要,假如你要学商务的MBA,一定要在国内呆两三年,虽然新东方不收你的学费了,但是我愿意。

提问二:我可以退回新东方的学费吗?

徐小平:那得找俞敏洪。

王强: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心理上巨大的不同,中国的同学如果是学习是一个一揽子买卖的话,我必须先学完,然后才从学习跨越到做事,美国学生心目中是我学习为了做事,做事了我才需要学习。我们想清楚了这个才不会人生中痛苦。

徐小平:中国的创业者有一个特点,就是父母跟社会的干预太多,创业者往往被外在的因素,挫折了他的创业热情。当时,父母坚决不同意他退学,但实在想退学,后来他说真格基金给我们投资吧,父母上网看了一下真格基金,觉得这个不是一个骗子机构,就同样退学了,这个人现在创业非常非常好。真格基金以及上海创业基金,已经形成了一个助力创业的好的环境,但这种好的环境,需要我们共同努力,而对于创业者来说,当你面对压力的时候,你是选择最终的梦还是选择听从他人的忠告呢?我觉得活着要追求梦想,你问自己,你到底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问完这个你的选择就不同了。

提问三:我想问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真格基金投家具家居电商吗?

王强:我们投。我们投了一个目前应该是说中国互联网家居业的老大,美乐乐,美乐乐它的CEO是芝加哥的MBA,09年来找我们,我们对于家居行业的了解,他的真知在哪儿?就是他管理人的能力,和互联网还有家居业的培训系统非常清楚,我们支持,现在经过几年,他今年的销售是40个亿,这是第三年。也是从零做起。

徐小平:有想购买家居的请登陆美乐乐.com。谢谢。

提问四:我有一个问题。创业这个东西,我们如何快速适应创业这个环境?

徐小平:创起来就失业了。

提问五:我今天是为徐小平老师过来的,还有王强老师。我今天的问题就是我是一个大学生,我觉得大学生应该是更注重于一技之长还是对于市场的反应?

徐小平:你学的什么专业?

提问五:上海师范大学,工程管理专业。

徐小平:毫无疑问这个问题应该是王强老师回答。

王强:我觉得是这样,创业两种人才都需要,高精尖的只有一个东西,这是你产品核心的焦点或者是服务核心的焦点,但是创业中心管人管钱管市场管公关,仍然在这里,这种能力就像是纵横坐标一样,都具备最好。很多创业者认为拉合伙人,我懂这个,你也懂这个,咱俩最好天天只谈这个,我认为这样的创业公司不成。新东方三个人,我们从个性到思维方式,到能提供的服务完全没有两个是重叠,没有两个是浪费的,这样才构成一个组合才能面对市场各个方面,无往不胜。

提问五:你相信女生创始人吗?

王强:夏娃最好的,开天辟地的CEO。

提问六:两位老师好,我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

徐小平:你说第二个方面。

提问六:回顾一下历史,两位老师演讲的非常成功,如果当年老俞去找你,你会出来创业吗?

第二个方面。

徐小平:这个问题我先回答一下,我96年1月回来,我在93年前我回来很多次,回来也是一个北大的朋友,现在也做的不错,就回来了,对我来说,创业需要合伙人,汪洋也是王强的原形在电影说,不要和你的最好的朋友做生意,其实是错的,王老师说的是一定要和最好的哥们儿做生意,但把友谊关进柜子的笼子,如果你今天不和最好的朋友创业,只不过那次失败。

王强:大家都认为是是老俞感召我,其实老俞上飞机前仍然犹豫,因为他会有负担,我丢到了美国的这些做不成他的负疚感非常强,他正在沉思着,我说老俞,现在马上五分钟你要登机了,你欢迎不欢迎我在新东方和你一起做,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就准备辞职,如果你还在犹豫,你拿不准主意,六个月后在新东方的对门一定会有新的学校,校长是王强,老俞说你不用开了,回到新东方吧。

提问七:你们新东方出来做了创业行业,真格基金,这也是一个创业,你们为什么会训练为创业人员服务的行业呢?是不是因为钱?

徐小平:跟这个有关,如果没有钱就做不了投资。

06年我和王强策划过无数的发贷,到后来我们创业顶多填一家公司,与此同时大量的学生找我们,带着合伙的计划,我觉得他们的活力、智力,以及他们整体的才华,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成为他们创业的孵化者,这个题目不仅仅是给一两百万创业,我们把新东方做项目的经验,把北大做朋友做人、做合伙人的经验,传递给我们的创业团队。

提问八:两位老师你好,我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我前面听到朱院长听到现在很多的创新创业都是在科技领域,请问传统的服务类行业,我们现在应该怎么样来做一个创新?

王强:我觉得是这样,创新如果你的视野稍微超越科技界在各个领域都应该产生创新,因为任何一个文化,最高的思想是人文的思想,人文的思想怎么创新呢?当然要创新。在人文个大气层包裹之下是科学思想,科学思想要不要创新?当然要创新,因为科学思想是引导下面一层,科技技术实现。换句话,技术创新来自于哪里,来自于科学市场新的辞藻,新的科学市场来自于哪里,来自于更宽的文化事业,人文思想。而科技创新只是能够实现市场创新,市场创新是科技创新实现的一部分,你拿出这部分,在任何人类做出的东西上都可以创新,这也是为什么微创新。只要你稍微做一点。

徐小平:所以说服务业有无穷的,上海是服务业的重镇,如果你想在北京出现两个东西,在上海一个是做煎饼果子,在互联网上做,一开始就达到了四五千万的规模,我去过两次,就在我家隔壁附近,居然排队进不去。另外是牛奶,我觉得在上海每个人都能够找到在服务业创业的一番天地。

提问九:二位老师非常感谢你们刚刚的演讲,我知道你们对于创业有着非常高的热情和理想,但我现在非常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请问两位成功的创业人,对于将来有什么样的指导?

徐小平:你都不知道怎么做,我们是小的创业公司,还是大的新东方这样的公司,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提问九:化学系的。

徐小平:新东方用不上。

提问十:我想问问两位,在你们事业过程中,你们经历过的最艰难,最痛苦的是什么?因为我觉得,人往往在最痛苦中,他才会被激发。

徐小平:我先讲,当时回到了新东方的时候找不到事业的方向,我父母给我打电话,我妹妹打电话,那种充满温情,其实我听起来是冰凉的拒绝,意思你不要干。那一瞬间,我几乎要退缩。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们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在那个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叫看完功夫熊猫,我说我也有一个熊猫阿宝的梦想,我也有一个我还用不上。

打工,以创业者的心态打工,让老板用你,拼命的用,当牛马使用,这个时候你就成为创业的千里马。

王强:做新东方当我们真正想把新东方做成现代化企业运营的时候,过去的友情成为绊脚石,它成为了游戏规则和企业管制的一个好像天然借口,这种时候我们的痛苦在于,大家是把游戏规则让友情压服它。大家放在一起,从老俞、小平,大家继续合力,让游戏规则战胜传统友情,逐渐在新东方把友情变成靠规则,靠游戏流程来管理的现代化企业。我想这个启示非常大,是那个时候我们最早是家族式的,这个首先是老俞的家族,当时新东方有四大家族,我们说这四大家族必须铲除,首先动的刀子是老俞家,而动的第一个刀子就是老俞的妈,但是这个时候老俞选择了,在大义灭亲的这种抉择面前,他敢于动他妈。

徐小平:我说也能做贡献,但我不知道王强说,在假如我要提拔我的弟弟,你觉得公平吗?我觉得毫无疑义,世界上的人才多了,商业领袖王石讲过,他的侄女,趁着他不在,他妈妈安排进来,冒着与妈妈翻脸的程度把这个女孩请出去了,但是王石跟我讲的时候,我真正感觉到这种创业不容易。但是你一个小小的调整会导致整个企业生产平衡的倾斜。

提问十一:我是上海财大毕业,然后自己,今年24岁,之前做过两个公司,一个是300多人公司,一个是500多人公司。去年辞职从大公司拉了一批人出来创业,创业接连两次失败,近期我创业包括小米公司也交流过,徐老师也是我的一个偶像。我们现在近期我在做的一些事情,我准备发起了成立一个创投基金

徐小平:你想做在线交易还是创投基金。

提问十一:在线交易也在做。

徐小平:创业要只能做一件事。

提问十一:目前是在做创投基金。

徐小平:重点是你的真知在什么地方?回去想想。

先做了再说,说不一定做了又放开了

提问十二:我是想从大家的角度问一下,就是把自己的语言能力的提高,还有幽默的能力提高。

王强:我觉得语言首先是大家学任何的语言都要有明确的目的,跟商业一模一样,很多人说我背单词、学习语法五年过去了,结果一段也读不了。首先学习任何的语言,哪怕是中国四级、六级,或者是托福都有明确的目标。如果没有明确的目标,我阅读是为了什么?要研究创业类的东西,还是我对MBA很有兴趣,我天天上他们网,还是我对MBA很个兴趣,你要有了基准的东西,你的基本的词汇就会变成有效的词,越积攒,越深厚,越看越简单。

至于幽默,第一个是通过读那些大家,比如说丘吉尔,这样的名人,从他们的幽默人生中,领悟到力量,逐渐逐渐化为演绎在日常的状态,我觉得这个需要过程。

提问十三:两位老师好,想问的问题,我自己本身是学工商管理,跟技术没有关系,但我自己通过新的科技媒体,我都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我自己有一个idea,我在想,我去找一个技术产品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因为我自己不懂技术,我想说,找技术团体的时候,通常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徐小平:我们投资的一些机构,最后想的好的不得了,缺少一个基准人才,结果半年一年就失败,真知也包括你这个人。真正这个人拿到钱,砸进去的时候,你的团队怎么样。那到哪里找。你肯定认识一些CEO,让他们把人才推荐给你。团队不是找来的,而是感召来的,而是你工作学习生活过程中自然而然聚集起来的。

王强:也不一定你一定是No.1,老俞的本事这这些年最重要的决定就是决定小平和我回来做。坦率来讲,在大学的时候都是我们管理老俞他能把我们感召回来,我们被他的激情感染,也愿意和他成为联合合伙人,这个团队加在一起就构成了天时地利人和。

袁鸣:最后一个福利给大家,你们有什么公开的或者是公开的联系方式方便大家及时联系。

徐小平:王强zhenfund.com。小平zhenfund.com。

王强:大家如果有任何的Idea或者是商业模式,大家觉得我创业什么东西都Ready了,我们有的时候就是Idea,就是你这个人走过来我们觉得我能够懂你要做的,甚至于小平投入的很多北大公司不懂。聚美优品CEO要做化妆品怎么卖,我也怀疑过,他连女朋友也没有。

袁鸣:谢谢你们两位,这也就是我们上午的BOOS堂节目。

再次感谢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