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故事

2016-07-07
同济男弃30万年薪创业 困难时期每月仅入账千元 拿300万元融资后 自言孕妻抹泪支持终身难忘
 
主人公:田君琦(受资助者为田君琦,企业注册法人为樊登)
企业名称:上海科必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资助分会:工程技术大学分会
资助时间:2014.12
是否退出:在途

注:本文采访于2015年4月,项目情况较之采访时已有更新,请以实际为准。
 
地铁上、公交上、餐桌上、家庭聚会上,“低头族”越来越多,不同于外国人喜欢捧着一本书或报纸,国人似乎总是拿着一部手机或pad。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些,并且把书本的精华载入了“低头族”的手机中,创造了一种新的阅读体验。
 
他叫田君琦,年轻的85后,去年底,借助“樊登读书会”的项目,他获得了创业基金会20万元的债权资助,近期又一举拿下300万元天使轮融资。但很少有人知道,困难时每月仅能有一千元进账。就在这样的人生低谷,即将临盆的妻子一边掉泪,一边却给予了他最坚定的支持。
 
“她的那行眼泪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没有我老婆就没有我的今天。”田君琦说。
 
 

创业就上了瘾 根本停不下来
 
田君琦,毕业于同济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远赴瑞典的乌普萨拉大学留学一年,学成回国后在一家世界500强的外企工作,年薪30余万元。然而田君琦并未止步于这些,“我从小就很要强,考第二名的次数屈指可数,样样都想争第一。”要强的田君琦的心中一直有一颗自主创业的理想种子,“于是,在2013年微信刚刚起来的时候,我似乎找到了让这颗种子生根发芽的地方,我想做一款微信营销平台软件,可以进行抽奖、投票等商业活动。”
 
田君琦的创业之路从这里正式起航了,2013年8月,田君琦成立了上海科必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从事微信营销软件的开发,效果一般。正值创业瓶颈的田君琦在2013年10月份参加了上海企业家口才工作坊,“央视著名主持人樊登老师是主办方请来的嘉宾,他在会上谈到自己倡导读书的理念,谈到自己讲读书的心得做成PPT邮件发给学员,这不禁启发了我,读书是否可以用微信来推广,”田君琦坦言,“做软件技术是我的强项,樊登老师的读书活动是极好的内容支撑。”
 
2013年12月,“樊登读书会”的项目正式启动了,其运营采取会员制,会员需缴纳300元的费用,即可获得一年内阅读使用樊登读书会推出的所有读书资源。樊登读书会每年推出50套书,涉及家庭、心灵和事业三大门类,资源形式多样,图文、音视频并茂。目前樊登读书会微信号已有粉丝5万余名,发放出会员卡5万余张,已吸纳会员2万余名。
 
“樊登老师提出了十分钟阅读法,将一本书的内容精华浓缩提炼,尽可能让人们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可以有效地利用时间去填充自己,这是我们的一大特色和优势。”田君琦坦言,“以樊登老师为首的导师团负责内容创作,内容质量有保证,结合我擅长的计算机技术。读书是件好事,创业是我的理想,二者的结合让我的创业显得更有意义了。”
 
“ 创业就像是一场游戏,一旦玩上了瘾就停不下来。”田君琦这样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有钱,没有人,原来的公司给了我机会重新回去工作,最终我还是选择继续创业,因为我停不下来,我的心回不去了,这也许就是创业的最大诱惑吧。”
 
 
“幸存者法则”的启示
 
田君琦的创业之路在建立了“樊登读书会”之后,开始越走越好,在2014年12月拿到了创业基金会债权20万元的资助,近期还获得了天使轮300万融资。读书会的线下分会也相继开设,现已遍布北京、上海、广东、厦门等八个省市。“我的团队从最开始的5个人,到现在的25个人,从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日子到今天项目户头充裕的资金,我们算是创业大军中幸存下来的少数人。”田君琦深有感触。
 
人们往往总是看到了幸存者,擅于从幸存者身上找到希望,但很少有人会想到,幸存者只是少部分,还有数量几万倍于幸存者的“阵亡者”是会被我们忽视的。二战时期,飞机空战返回后,机师会进行检查,按常理大家都会想去加固或改进那些中弹部位多的地方,但其实不然。这些飞回的飞机即使某些部位中弹再多,也依然平安返回,恰恰说明了这些部位的中弹并不会致命,而那些没有中弹的部位却极有可能是导致那些阵亡飞机再也没飞回来的原因。这就是幸存者法则,看到幸存者的同时,更应该看到的是阵亡者,从他们中获取经验和教训。
 
“创业,我们总是看到成功的案例,但其实每一个成功的案例背后却有无数个已经失败的案例,”田君琦说,“所以创业不该是头脑发热地喊着全员创业的口号就大张旗鼓地开始了,而是要厚积而薄发,谋定而后动。理性创业才是王道。”
 
 
创业的快乐在哪里
 
眼前的田君琦29岁,却有着超越这个年龄的成熟和沧桑,他时不时地拿起烟盒想要点燃却又按捺住自己,“创业老十岁”,田君琦这样调侃自己。
 
创业以来,田君琦没有了稳定的工资,最苦最难的时候公司每月仅有一千块收入,却面临妻子即将临产,他为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做好准备了吗?田君琦想过放弃,原先的公司也同意他回去上班,在公司人事最后打电话确认时,他选择了拒绝,妻子在旁随即流泪了。当田君琦欲去安慰时,妻子扭过头擦去眼泪,再回头只是和他说了一句,“支持你的决定,要加油。”田君琦哽咽,“她的那行眼泪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没有我老婆就没有我的今天。”如果说创业的过程是痛苦的,这一路田君琦有了妻子的陪伴,苦也没那么苦了。
 
创业的路上要有一个可以和你一起苦中作乐陪你一起“疯”的团队,田君琦是幸运的,合伙人郭俊杰是他的高中同学,“他这个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会沟通,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路边乞讨的,他都能跟人套上近乎,所以他就很自然地做了我们的品牌推广,他主外部推广,我主内部技术。”田、郭二人组合的绝佳搭档可谓“愿景相同、能力互补”。
 
创业的快乐也许来自家人的支持,团队的成长,可是更多的快乐应该来自创业者自身。 “曾经的我整晚整晚睡不着,想着公司的事情,林林总总,压力很大,精神焦虑,每天最多只能睡上两小时,真的觉得创业苦不堪言。”田君琦坦言。之后田君琦去了寺庙住了两天,和住持聊自己的压力和焦虑,“慢慢地,我发现我走偏了,我该关注的就是创业这件事本身,如果我过多地在乎名誉、地位、金钱,慢慢地我的情绪就好像被这些东西绑架了似的,我找不到原先创业这个理想带给我的兴奋和快乐了。”
 
所以,创业这件做起来很复杂的事情,它会带给你焦虑、痛苦,但是只关注创业这件事本身这个简单的理想,快乐是否也变得更简单呢?
 
创业这件简单又不简单的事情,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创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