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独家|创业故事

独家| 最苦逼创业:全年无休,每天工作到深夜12点;如今惊天逆转:下午6点“强行”清场,加班要申请
 朱玉博的破和立:从iSuite到面馆表情  


【项目简介】“面馆表情”是上海梓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品的一款表情平台应用,由毕业于华师大的朱玉博团队所创办。该应用将网络上传播广泛的表情聚合起来,为用户提供当下最新、最火、最恶搞的新鲜表情。它支持电脑手机表情云端同步,并与QQ、微信表情互通,一套表情随处可用。朱玉博团队于2014年4月年通过创业基金会天使伙伴专项基金50万元天使基金资助,于2014年11月获得英菲尼迪领投的300万元天使轮融资,接下来将启动A轮融资。


 
整个团队全年无休,每天加班到深夜12点,还嫌效率不满意——还有比这更苦逼的创业吗?而如今,正是这个“最苦逼”的创业团队定出了令人大跌眼镜的家规:晚上6点钟准时清场,加班必须申请。

如此令人眼晕的玩法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朱玉博——这个出身极客的创业团队掌门人,引起了我们浓厚兴趣。
 
极客,是英文单词“geek”的音译,用来形容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有狂热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钻研的人,所以也俗称“发烧友”或“怪杰”。90后的朱玉博是众多极客中的佼佼者,他曾获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一等奖,并顺利保送到华师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但他又是一个“非典型极客”,近3年的创业经历,不仅磨练了他的技术,也练就了他的高情商。“作为一为创业公司的CEO”他说道,散发着与年龄不甚相符的成熟,“我现在更想扮演商人的角色。”

从做苹果手机助手iSuite,到专攻表情平台;从极客,变身商人;从大三创业,到如今拿下3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朱玉博总在敏锐判断形势和捕捉机会,在“破与立”的征途中果敢前行。


                                        
不破不立:从iSuite到面馆表情
朱玉博的实习经历很丰富,他从大二开始在一家软件公司实习,一周只需要抽出半天时间到公司,大部分工作在寝室就可以完成。从这份实习中,他收获颇丰,“我的大学时光很舒适,实习工资一个月三千元,父母给我一千五,加起来有四千五的自由开销。”同时,在工作的过程中,他也接触了iPhone安全协议的尖端技术,萌发了创立一款苹果手机管理助手的创业想法。

于是,在大三的时候,朱玉博便着手准备创业。首先,他连同一位“技术宅”室友,并邀请了一位在重庆大学主攻设计的高中同学组成了三人创业团队。接着,为了解决资金问题,他又通过学校联系到创业基金会,并过关斩将获得了雄鹰计划50万元创业资金。最后,他们又为公司取了一个文艺范十足的名称——“梓年”。“梓,在古语里,是木匠的意思。木匠分为七品,最好的木匠称为梓,而我的网络ID叫年,合起来就是‘梓年’。”团队三人从事生产,追求精致的工匠精神与他们创业理想不谋而合。万事俱备,2014年4月,上海梓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便风风火火地成立起来。整个团队也开始全力以赴地打造iSuite苹果手机管理助手。

但是,创业这条路绝非平坦的康庄大道,团队在将iSuite商业化的过程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业界同类产品多达十家,产品打入市场需要巨大的资金推动,而且从当时的环境来看,投资者已经不愿意再投钱去推动同类PC端的产品。”更为关键的是,这个项目并不符合这群90后年轻的创业团队的志趣,团队的主动性和参与感并不强烈。“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作为CEO的朱玉博毅然转换了跑道,忍痛放弃了一手孵化的创业项目,这也意味着公司前期的积累和光环也随之烟消云散。令人欣慰的是,尽管整个转型的过程有人进退,但是核心团队始终不离不弃。“尝试新的项目,大家既兴奋又害怕,既踌躇满志,又充满怀疑。”


转换跑道:做国内最大表情平台
谈到新项目,朱玉博兴奋地拿出手机,一边展示,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解。这是一款叫做“面馆表情”的表情平台APP,这个平台将网络上传播广泛的表情聚合起来,为用户提供当下最新、最火、最恶搞的新鲜表情。平台上不仅有优质的表情,还提供强大的表情管理功能,电脑手机表情云端同步,而且QQ、微信表情互通,一套表情随处可用。平台上的表情有两类来源,一类是由原作者授权的原创表情,另一类是众多网友恶搞的表情。今年4月15日产品正式上线,20天内达到了3万的用户。

之所以选择表情应用作为新的创业项目,在于其背后蕴藏的巨大的市场潜力,“风靡日韩的移动通讯软件Line,其表情贴纸一个月的收入高达1000万美元左右,而中国有近7亿的APP使用者,表情应用这一市场每年有近亿元的产值。”而且,市面上同类表情应用只是为了流量变现,内容低端,而朱玉博团队想要打造的是国内最大的表情平台,“从出发点上,我们就与其他表情应用拉开了差距。”

这是一个轻量的创业项目,实际操作起来却有很多门道。“来自上游的阻力很大,例如微信和QQ等腾讯系产品都在推广自己的表情平台,对入口的把控也很严格。”对此,他们团队只能先逐个攻破非腾讯系的社交平台,与其他的主流平台进行对接。

目前,“面馆表情”在天使轮已经获得了300万元,接下来将启动A轮融资,融资额约3千万元。



从极客破壳为商人
商业模式的转换不仅改变了朱玉博的创业方向,这个起落的过程也让他的心态成长了很多。“我之前扮演的是一个生产者的角色,但是现在更多的是组织者的角色”,2014年,创业基金会评鉴中心曾经给朱玉博做过心理测评,结果显示他是一个非常乐观,敢于冒险的创业者。他直言,现在的他不像以前那样自信满满,“我现在更多的是商人的思考模式,尤其表现在对风险的把控和团队的建设。”

年轻创业团队最大优势就在于没有隔阂,充满朝气。朱玉博的11人团队更是充满了干劲。“我们团队做到了持续一年不放假。从去年6月份,到今年4月份,除了过年,没有休息过。”没有任何硬性规定,团队自愿放弃周末,每天工作到12点。“其他创业团队都羡慕我们团队人的拼劲,”但是,朱玉博也坦言对团队的效率不满意。对此他于近期推出了一个“去疲劳化”的工作。他要求员工每天早上9点半到达公司,晚上6点钟准时清场,加班需要申请,并且开始周末双休。为了让团队放松,他们花了近千元集体去观看了《复仇者联盟2》。“这样做,既是为了改善大家的身体状况,也提高了效率。”

作为领导者的朱玉博在长期的团队沟通中,也形成了他自己的领导哲学,“在多数情况下,开会讨论并不是一种高效的工作沟通模式,创业需要一个人来主导,在和团队讨论之前,我基本上已经规划好了大致方向。”


成为彻底自由的人
从小的家庭氛围和教育环境让朱玉博对循规蹈矩、按部就班有着本能的厌弃。他从2岁起就一个人睡觉,对个人空间很珍视,“我从小到大没有形成这样的观念:什么事情一定不能做,以及什么事情务必要做。”他高中的学习经历也印证了这一点:他高一学习理科,高二转为了文科,同时也是学习编导的艺术生,还以陪练的身份加入了学校的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队。

朱玉博对创造欲有着特殊的痴迷,本能地追求将新事物创造出来,不论其表现形式有多大的差异,“创造一段程序和设计一个广告都是将亲手一个东西呈现出来。”

对于理想的生活状态,朱玉博很早就有了答案:成为一个彻底自由的人,去任何地方且不用带任何行李。“如果想去日本,只需带钱包和手机就可以动身,不用查行程,看天气。”他也深知这个理想需要巨大的经济支撑,而他现在正在做的,就是为了早日过上那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