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分会风采】“别人家的孩子创业我就不反对”——这群孩子现在开了分公司,上了新三板,把产品卖到了奥运会上
2005年,由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和上海大学共同出资成立了创业基金会上海大学分会。截至2016年6月底,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大学分会累计受理有效项目申请329项,累计资助项目123项,实际发放资金2284.2万元。而申请者中,上海大学学生占75%,硕士及以上学历者占72%。在123项资助企业者中,包括2家新三板挂牌公司、7家高新技术企业、3家软件企业、1家小巨人培育企业以及多家企业获千万级风险投资。截至2015年底创业企业累计获得各类知识产权237项。
 
十年前,
大部分普通老百姓对科技创业毫无了解;
 
十年后,
即便在上海的一家小小咖啡厅里,
也能听到关于创业的热切讨论。
 
十年间,
当初那些选择创业的孩子,
有的开了子公司,
有的业务拓展海外,
有的还和奥运会合作。
 
那么,
这些年创业基金会上海大学分会
又有多少传奇的故事呢?
我们采访了上海大学分会的沈雄老师,
了解了相关的创业现状。
 
 
 
他用十年时光,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2005年以前,在大多数老百姓的观念中,只有下岗职工才会选择下海经商,家长们非常反对自己的孩子参与创业,认为那是不务正业。宣传多了,偶尔有家长会说,“那好啊,别人家的孩子创业我就不反对”,令分会老师们哭笑不得。
 
然而还是会有胆大心细的人跳出来,坚定地表示,我要创业!陈大明便是其中之一。
 
2006年,彼时陈大明是上海大学的研究生,学习机械自动化专业。当时,他和几个同专业好友组建了灵信视觉的团队,主要研究LED控制系统的制造,并由此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后来,顺着这股创业的激情,他们继续研究制造LED显示屏和控制系统,并获得了创业基金会上海大学分会的天使基金资助。
 
高科技的LED显示是否有大众化的应用呢?是的,体育馆和展览馆里的大屏幕就是大众化用途之一。
 
对于一个专注于提供LED显示解决方案、LED发布平台、可视化系统、视频处理器、视频融合系统、虚拟交互系统等的公司来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就是两大重要机遇,而灵信都把握住了,把产品卖到了奥运会和世博会上。
 
2015年灵信视觉正式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834110),并于2016年顺利进入新三板创新层。
 
对于企业家而言,脚踏实地的实干固然重要,仰望天空的“野望”也必不可少。而陈大明瞄准的天空,则是室内定位系统。
 
GPS在室外定位固然精准,但在室内,则往往信号不好,灵信想到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可见光进行人群定位。
 
定位人群有什么用呢?灵信希望利用大数据分析,例如统计商场不同区域的人流分布,从而帮助商场更好地进行区块规划,提供综合解决方案:比如超市、服装店、餐饮店各应该开在哪里,啤酒的货架是否应该与尿布货架放在一处等。
 
刚创业的时候,陈大明只是普通的研一学生;创业十年,他不仅拿到了博士学位,还结了婚成了家,公司业务拓展到了海外,成立了三家全资控股子公司。
 
于是,经常有老师调侃陈大明,说他用十年时光完成了很多人半辈子的事——创立公司,考取博士,结婚生子,俗称“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回想起十年前,一旦选择创业,便有旁人议论,大学生还创业,可不容易找到女朋友;而现在的创业环境里,只要你有想法有执行力,一切皆有可能,相比以前迥然不同。
 

 
 
从敢拆汽车的小学生到打破日本垄断的霸道总裁
 
创业是一件拥有巨大魅力的事,对于大学生来说,创业可能令他们更加喜欢自己的专业,比如陈大明;当然,创业也有可能使他们毅然决然地放弃自己的专业,比如顾京君。
 
和大多数大学生一样,高考结束后的顾京君填报了一个化工专业,而后发觉自己并不感兴趣,迷茫地不知“路在何方”。
 
幸而顾京君父母“慧眼识金”,让他去一家机械公司实习。面对精密的机械零件,顾京君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对机械产生极大兴趣的他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大多数熊孩子喜欢拆零件,不过相比于顾京君,拆闹钟、拆电视机神马的都弱爆了,小时候的顾京君把妈妈的二手车给拆了,善解人意的妈妈并没有过多苛责顾京君,反而留意了小京君的习性。
 
也许,那个时候,顾京君的天赋便展现出来了。
 
在实习公司正式工作两年后,顾京君成为公司技术中心主任,并提出了RV减速机批量生产,对863计划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小有成就的顾京君令周围人很是羡慕,然而他自己却有一个心结——凭什么日本能垄断谐波减速机技术?
 
带着这份不甘,2013年,顾京君来到魔都,考取了上海大学机械专业博士,并创建了鑫君传动科技有限公司。
 
面对创业路上的各种困难,顾京君表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都不是事儿。
 
缺人力,和上海大学合作,招的实习生不是硕士就是博士;缺资金,上海经信委、科委纷纷投资支持;论技术,顾京君掌握了原有公司技术的80%。顾京君就这样在创业的大道上一路狂奔不回头。
 
工业级产品研发周期相对较长,顾京君却坚信自己的选择。从“不认真”学习的化工专业大学生,到努力考取机械博士的创业者,果然,有时候捷径就是选择自己热爱的事物。创业,还是需要一份任性的执着。
 

 
 
化妆也是技术活儿?他们走的可是好莱坞大片范儿
 
在上海大学温哥华电影学院的走廊上,我们看到了数张夸张的脸部特效照片,玄幻效果如魔兽,让人联想到阿凡达,繁复效果如老人,简单效果如狰狞的疤痕,简直媲美好莱坞特效,而这些都是通过特殊的化妆技巧实现的。
 
 
 温哥华电影学院的创业孵化中心人才济济,创业项目集中于特效和后期制作。
 
借用沈老师的一句话,未来演员的重要性将逐渐减少,拍电影变成“做电影”是趋势,决定视频质量的后期剪辑与化妆特效等项目颇具发展潜力。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可以创业,化妆也有商机,且不可小觑。
 
 
为了照顾影视文化类创业项目,学校专门建造了一百多平的众创空间,作为创业孵化中心。
 
中心现有六个团队,其中五个创业成立了公司,而且运作顺利。可以预见,影视文化类的创业项目数量上将不断增加,质量上也会愈来愈好,甚至跟国际接轨。
 
创业成功的项目都是相似的,但失败的项目却各有各的不同。沈老师总结说:“现在的创业项目主要有两种,技术型与模式型。”
 
在上海大学分会,技术型创业的项目,主要包括理工类、经管类以及影视文化类。理工类项目,一般结合了自身专业,具有技术壁垒,难以复制。经管类创业项目较为宽泛,咨询类项目占比较大,比如策划书、旅游规划、评估报告等涉及软科学的技术性服务。
 
此类项目规模小,前期投入资金一般较少,有时候甚至一个人一台电脑即可开展工作。
 
 
影视文化类创业项目日益增加。除了上文提到的特效化妆技术,内容创作是另一个热点。近些年广告宣传片和IP网剧广受市场欢迎,尤其是网剧。相比于电影电视剧的高门槛,IP网剧成本低廉,有群众基础容易吸粉,风头正劲。
 
技术型创业项目以技术发家,拥有多项专利,产品具有独特性,作用于垂直领域,难以复制,容易占领市场。而模式型创业项目恰恰相反。
 
对于当代大多数学生来说,模式型创业门槛低,比较容易复制,因此也杀成了一片红海。
 
此类行业讲究先发制人,市场往往只能被第一第二名占领。例如“饿了么”便是餐饮O2O行业的佼佼者。
 
 
2009年创立的“饿了么”曾接受过创业基金会交通大学分会的天使基金资助,7年时光,“饿了么”估值超过45亿美元,累计用户近7000万,日订单量近500万,令后来者难以望其项背。由于竞争激烈,模式型创业的成功者固然闪耀,但失败者往往更多。
 
2005年,上海大学分会成立伊始,沈老师就开始与其接触,并在2006年资助了一批项目;2014年,沈老师重回上海大学从事基金会分会工作。
 
 
十一年的缘分,虽没有一直相伴,但沈老师参加了数届全球创业周中国站,见证了创业环境的沧桑变革,也始终关注着基金会的发展历程。他感慨万千,深觉创业环境已是今非昔比。
 
沈老师衷心希望,再过十年,基金会支持的创业项目,能在全社会的创新创业链中发挥主导作用。而我们也相信,即使社会日新月异地变化,创业基金会也能坚持始终,蓬勃发展。

 
 
十周年祝语
“坚持创新,不忘初心;服务创业,我们是认真的。”
——上海大学分会 沈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