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EFG动态

参加全球创业周有啥用?他拿到了千万级融资
上海繁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人机交互、控制与工业物联网产品研发与生产的高科技企业,致力于打造互联网时代的自动化产品。公司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领域的人机界面、可编程控制器以及工业物联网设备软硬件及云平台产品设计开发,生产制造和服务。企业一直致力于一点一滴,改变中国制造。繁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学童先生,一直希望为传统工业设备更快速便捷接入互联网提供一个优化解决方案,化繁为易。繁易曾在2014年全球创业周中国站上参展,期间结识了相关投资人,并后续获得了千万级融资。
 


1745年的一天,在苏格兰格拉斯哥,9岁的詹姆斯·瓦特趴在桌子上快要睡着了,等着祖母准备生火准备晚餐。开水在沸腾,壶盖啪啪作响,跳动。他想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如果当时,祖母简单地回答一句:水开了,就这样。也许轰鸣的蒸汽机代替手工作坊要往后推迟很多年。 
 
1879年的秋天,德国柏林工业展览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发明家和商人们,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一辆电车,它开的很慢,只有3马力。不过大家关心的根本不在于此,大家在试图确认,这是一辆普通的燃油汽车。可是最后发现它没有烟囱,也不冒烟。
 
1946年的夏天,一只名字叫“ENIAC”的庞然大物悄然出现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18000个电子管、170平方米、30吨、150千瓦的耗电功率,要让工作人员搬大冰块来降温。她的到来,预示着机器自动化的浪潮是不可阻挡的。
 
2016年末,马学童坐在上海繁易电子科技的总部,聊他的工业4.0。
 
 
“简单地说,工业4.0是指机械和互联网的结合。”马学童这样跟我们说。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撼动了工业时代的一大基础,信息不对称。工业时代里,因为生产厂家无法低成本的了解每一个客户的需求,所以往往采用一刀切的方法,就是把需求做多的性能组合到一起,成为一款产品。
 
你想要一双适合你的脚的鞋子,鞋厂是无法知道你的脚多大的,所以只能测量很多人的脚之后,把最集中的尺码分成40号,41号,42号等等,但是如果你的脚偏肥或偏瘦,对不起,不伺候。
 
互联网改变了这个局面,人与人,人与厂商,可以低成本的实现连接,从而让每个人的个性需求被放大,人们越来越喜欢个性化的东西。但是个性化的东西需求量没有那么大,这就需要工业企业能够实现小批量的快速生产,产品作为一个数据采集端,不断的采集用户的数据并上传到云端去,方便用户进行管理。
 
国内加工制造业而言,基本上是停留在工业3.0这一代的,4.0相对来说遥远一点。而繁易现在做的事情,是尽快地朝4.0的方向进步,快速反馈、小批量生产。
 
所以,打造互联网时代的自动化产品,这是繁易的产品逻辑。

 

“做一个匠人”

繁易的公司口号是:一点一滴,改变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 曾几何时是我们的骄傲。去国外逛街,随便拿起一件商品,产地肯定标注Made in China。这么多年过去,风云变幻,人口的红利正在逐渐消失。简单粗暴的产品逻辑已经和新时代人们的消费需求脱节。当下的中国,需要的是品牌和创新,而不是简单地模仿和山寨。
 
马学童接着说,在互联网领域,中国实际上已经领跑了,甚至很多地方比硅谷还要先进。以前是copy to China,现在是copy from China。但在工业制造领域,特别是需要精密加工的行业,和先进的国家相比,如德国和日本,差距至少在20年以上。
 
中国制造业的问题主要有两点:一是山寨,二是低价竞争。
 
没有人不爱“低垂的果实”。“躺着都能赚钱,要那么辛苦创新干嘛?”曾经的美国、日本,稍晚时期的中国,都经历了伸手可摘的美好阶段。可是,那总有摘完的一天。
 
在中国,实际上很多团队技术能力是很强的。可是更多的人,喜欢“复制身边的成功”,产品别人一模一样,开始的时候野蛮生长,后来就做品牌、改外观,小富即安。可是,这种模式对于技术团队自我演化的能力的培养,其实是非常不利的。
 
中国的制造业,从来都不缺技术高超的工匠,只是工匠的精神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抱着“短、平、快”、“差不多先生”、“得过且过”心态的人,不在少数。
这个时代需要更多大国工匠,工匠精神应该成为我们的时代气质。
 
总有一些人,他们用双手编织时光,用温柔磨砺沧桑— —总之,认真做事的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让人肃然起敬。
 
 

“创业,你可别入戏太深哦”

商场是是非地、商人是是非人、钱是是非物。
 
大染缸里待久了,生活会开始失衡。会“入戏太深”,会膨胀变形,最后会迷失在滚滚激流中。人的精力,是极为有限的,想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平衡,是不可能的。
 
马学童说,如果公司的发展曲线是陡的,那你一定是精疲力竭的,因为你每天都在爬山。刚出来创业的时候,他有段时间基本上不着家。
 
“爬一个山,到了山顶,发现还会有更高的山,三年三年又三年。”孩子的成长是不会等你,你一眨眼她就长大了,然后很多东西,你如果错过了,那就永远错过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抽出时间,陪伴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人。马学童现在基本上每周能保证有一天,一定会陪伴家人和孩子。
 
 

要做比难更难的事

大秤分金、小秤分银,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确实很过瘾,但,那不是创业。
 
“激情创业者”在这个时代成功的概率已经越来越小了。阿Q那样的“哦?什么?革命了?同去同去!….”团伙式上山结义的创业不应该被鼓励。
 
如果一开始你定的目标天花乱坠,使劲狂奔,很可能累得在半路就返航。
 
“8年时间,只有3天,只有3天是顺境,其他都是举步维艰。”这是无数创业者都深表认同的一句话。
 
马学童告诫那些想开始创业的年轻人们:要做持久战的打算,它不是短跑,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马拉松,好多人一开始就百米冲刺了,然后冲到一半就不行了,连轴转你能转多久,一腔热血去创业,三五个月没问题,一年半的时候很多人要泄掉,三年的时候你团队里的很多人都可能会产生自我怀疑,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心态,然后有阶段性地一步一步去实现。
 
马学童介绍,或许是工业领域本身的特质,繁易一度没有太多考虑投资的事情。2014年,繁易的fbox产品在2014全球创业周中国站布了展位。当时,就有朋友来聊:工业制造领域同样可以借助一些资本的力量,这样公司可以跑得更快。尽管资本可以为公司加速,但马学童仍然坚持慢工出细活,把产品越磨越好,“不要着急,慢点是好事儿,不追求快速成功,最后时间自然会给出答案。”
 
2014创业周在短短6天时间内举办了60余场创业活动,参会人次近10000人,其中有相当比例的投资人,其中也有一部分对马学童的项目非常感兴趣。在与创业周结识的投资人深入交流后,马学童于几个月后拿到了千万级的融资。我们知道,在国内有很多非常著名的投资人,然而他们往往联系不上。也许当你费劲千辛万苦联系上他们,也不一定会投你。
 
创业项目在从0到1的时候,也是特别能突显投资人价值的时候。全球创业周就很好地为创业者和投资人做了资源对接。
 
通过调查后,创业周组委会发现,参会创业者最强的需求是资金,因此,从2015年起,创业周加大了对此的对接力度。据了解,只要创业者满足特定条件,便可申请创业基金会的纯公益创业资助——天使基金。此外,创业周还推出了“天使有约”环节,邀请了IDG、经纬、软银、接力天使、接力基金等机构超过50位投资人参与,为创业者提供了与投资人“零距离”接触的机会。
 



没有比“做得不错”更害人的词了

马学童说,一些高大上的东西对我们国家制造业的提升不一定有很大的助力,因为制造业升级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包括我们的客户会越来越接受品质更好的东西,我们能看到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更在意品牌和包装。
 
以前,我们的客户就是说,就要两个条件:第一便宜,第二能用。
 
其实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低的要求,因为,你把产品做的像个砖头一样,他都不会介意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制造业升级了,客户明显会有更高的要求。苹果的每一代产品,拆开以后,它的每一颗螺丝钉都是一丝不苟的,外观代表了你对待产品的态度。
 
细数那些历史上最伟大的颠覆和变革,无一不是由最极致的偏执狂所推动。一件完成度99%的作品,在他们眼中,也许是充斥着错误信息和丑陋界面的垃圾。繁易的工业设计美学也秉承着完美主义的价值观。
 
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这就是繁易一直追求的。
 
没有比“不错”更害人的词了,“还不错”其实就意味着自我满足止步不前;在追寻最好的过程中,始终“保持饥饿”才是最完美的状态。
 
“神像的背面在神龛中根本看不到”,徒弟问师傅,“为什么我们还要费力去雕刻完美呢?”“人看不到的地方,神看得到。”师傅回答。
 
我们最常见的小聪明就是只肯在客户看得到的地方用功,赚了眼前,输了长远。其实产品真正的差别,往往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而我们对待产品的态度,就在这些看不见的地方暴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