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EFG动态

"创业把你榨干啦?""把我老婆榨干了。"
这世间,总有一些人,
隐秘的热爱,在某一天,会积聚胸口, 
脱胎换骨,一去不还。 
这种热爱, 
在爆发时会将老实人焕成疯子。 
如果你无法理解这类人, 
哈哈,原因很简单。 
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啊。

 

上海享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利用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物联网技术和云计算技术来解决停车难题的技术创新型公司。其自主研发的无人无线智能道闸控制系统和百米停车APP为社会解决了越来越多的停车难题。公司的使命是“分享闲时车位,解决停车难题”。创始人付营之曾于2016年8月获得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华东理工大学分会的天使基金资助。


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呢?
 
创业这件小事,有贼心的人很多,有贼胆去做的很少。
 
当你看到30岁出头实现财务自由的亿万富翁,读着《乔布斯传》、稻盛和夫,看着那些足以颠覆世界的产品,或许咽了一下口水。
 
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呢?
 
要知道,那些朝九晚五每天打卡上下班的人,他们心中,难道不曾有过创业的梦嘛?
 
也曾有过。
 
不过更多的人,想着先交完下半年的社保,想着等时机成熟些再成熟一些。如果有一天,你也上了这趟过山车,不要紧张,抓好扶手,因为生活要开始加速了。
 
 
 
享泊创始人付营之自己介绍,“在享泊公司的合伙人,必须是全职的,除了投资人以外,是不允许兼职的,这是一种决心和态度,这很重要。”
 
“共享停车不好做。”付营之说。
 
目前在停车领域,“互联网+停车”项目有很多,同质化也很严重。然而,几乎市面上所有的第三方停车软件都无法做到实时线上预定车位,问题的根源在于:互联网创业企业根本无法控制道闸,无法让道闸在无人值守的情况下为车主服务。付营之认识到:如果仅仅开发一个移动端平台APP , 其实有太多的人可以做,但是如果要让平台来反向控制道闸为车主提供体验式服务,这就不容易了。这不是一个有多高难度的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有很难很漫长的商务开拓过程。也正因为难,故而才能够形成坚实的竞争壁垒,阻挡住外来者入侵。
 
在停车市场上,过去那种粗放的、狂轰滥炸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过去,只有精准地运用有限的数据资源,锁定最核心的用户群体,才有可能在精确的细分市场上占得先机。
 
同时,为了解决停车场人工管理难的关键问题,付营之团队改造了传统智能道闸硬件,配备了自主研发的无人值守的无线车辆识别计费系统,现已成功与多家小区停车场建立了合作。
 
在未来,付营之团队还希望拓展更多业务渠道,在车辆识别计费系统上投放广告,进军广告行业。
 
 

“你最成功的一次投资是?”“难道不是娶了我老婆?”
 
“也许你会错过很多第一次。”
 
小朋友第一次会走路、第一次叫爸爸、第一次会自己上洗手间……,如果拿这些去问正在创业的年轻人们,可能很多人是记不清的。
 
也许,当老婆兴奋地打电话告诉你这些事情,你在改着一遍又一遍BP、在电话联络行程、在候机大厅里焦急地看明天开会的PPT。
 
“创业的是我,辛苦的是她。”
 
家里多了新成员以后,付营之的妻子成了最忙碌的人,从厅堂到厨房。
 
后来他们做了决定,孩子住私立学校。6岁的的小女孩开始寄宿。从创一代来说,大家都很辛苦,老婆孩子都很辛苦。现在的状态就是每周往返北京,周五下午坐高铁返回上海,周日晚上再坐高铁去到北京。曾经有段时间,家里的经济来源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他的太太。
 
焦虑和矛盾,渗透在创业者的每一根神经和毛孔。
 
为了自己的梦,同时也有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在实际的创业道路上,困难从没有停止过,哪怕是一分一秒,甚至让原有的生活质量大大降低。
 
付营之说,“只有周末是最快乐的时光。外面是冬天,一回到家,那两张脸都带着天真微笑地向着我。似乎天地空空的,只有我们仨。”
 
普通家庭再寻常不过的场景,对于创业者来说,其实是无比奢侈的。
 



俄罗斯轮盘赌,玩一局呗?

「一将功成万骨枯」,活下来的总是少数。
 
是的,那是轮盘赌,总有人会输,会死。
 
可那些失败的人和项目?一定就毫无意义吗?
 
付营之认为,每个创业者都值得尊重。在以色列,如果人们听到你去创业了,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没有什么比在年轻的时候去大胆地犯错误更酷的事儿啦。
 
“为什么不呢?”
 
年轻的创业者,不只是拥有鲜艳的脸庞,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拥有时刻重来的勇气。那些垂垂老矣的人们不再拥有的冒险门票,一直在你手中。
 
付营之自己介绍,自己以前也有在华为负责项目的经历,在同事的眼里,老付应该是最没有理由跳出来自己创业的人。
 
他们觉得,“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那还要啥自行车?”
 
可付营之说,一个好的创业者,身体里就应该流淌着不安与躁动的血液。

对于想创业的年轻人们,付营之有这样的邀约:“疯狂地去创业吧,拍在沙滩上没关系,你会成长的,你原来在学校里面没有学习到的东西,你会快速地积累,也快速地具有责任心。”
 
是的,那里是南墙,撞了会很疼。
 
可是我想去。



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这很难吗?

「你为什么要攀登珠峰?」
「因为,山在那里。」
 
开车的用户群体,现在是两亿左右,他们有一定的消费能力。20%中产阶级拉动经济,他们是高净值人群。停车壁垒很高,BAT在这个领域参与程度很低。创业的第一年时间,没有资本刺激,从创意到市场,把停车这个项目做大,享泊之所以能如此快速地进行五轮市场验证,是因为付营之的生意经远不止于此。
 
捕获平台上的用户操作数据,打造优质数据源,建立车主精准营销数据库。这是享泊在未来想做的事情。
 
毛姆的小说《月亮与六便士》里面有个主人公。
 
按照现在的说法,属于从事金融的高净值人群,突然有一天,辞了职,抛家弃子去画画,颠沛流离、疾病困苦伴随他创作的终生,直至最后,因麻风病死在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
 
好友问他:「你为什么选择这样做?」
 
他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大多数人过完这一生,总觉得好像欠缺点什么,承认一房两人三餐四季确实挺好的,这是一种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每个创业者的血液里,我相信都更加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
 
付营之也想和他的享泊,一直就这样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