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EFG动态

【创业故事】在520那天,把花卖给分手的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泰笛(上海)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获得创业基金会天使伙伴专项基金资助,公司主要从事以移动互联网为平台的各类衣物用品的洗护,以及多种品类鲜花的订购。
 


在520那天,卖分手的花
会不会被人“打死”?
这家公司做了个勇敢的尝试
结果非但没有“夭折”,反而门庭若市
只因创始人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
“永和豆浆”的四个字是他写的
公司的第一版代码也是他写的
他大学学的是油画
却零基础自学编程
“写代码可比创业简单多了”
姚宗场笑道
 
 
 
“不会写代码的创始人不是好画家”
 
有的人说起写程式如临大敌,花费几年也未必有所建树。而有的人,则轻轻松松自学就搞定了。
 
这个人,他大学的专业既不是数学,也不是物理,而是艺术。 “写代码可比创业简单多了。”他笑道。
 
姚宗场,80后生人,一头及肩中长发,透露着艺术家的气息。
 
大学专业主修油画的他,2005年首次创业,开了一家广告创意公司,但对于在酒桌上拉生意,姚宗场坦言“并不擅长”。
 
转而他扬长避短,凭着出色的创意能力和想法接下了不少高端客户的单,锐澳酒、花旗银行等企业都曾是他的客户,甚至永和豆浆的四字招牌也是他的杰作。
 
“当时是考虑到永和豆浆是中国有文化历史的一个品牌,希望做一个有文化底蕴的招牌,加入一些中国元素,也想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辨识度。”
 
姚宗场对于广告创意,总是有自己的想法。
 
2012年底,姚宗场创办了泰笛。
 
受域名所限又要符合产品定位,起名和品牌设计方面姚宗场花了不少心思。
 
“泰笛”取自英语的“Tidy”的谐音,选取泰迪小熊作为品牌商标,模样可爱,广受好评。
 
而这个logo也是姚宗场设计的。
 
“只要你想去做的事,你就会想要去学,去把它做好。你的潜力就会发挥出来。”
 
于是这个艺术家也干起了程序员的活,尝试写了泰笛第一版的代码。
 
“学代码太简单了,很多人只是没有迈出这一步,包括之前的服务器我也是自己搭的。”姚宗场语气轻松,“我们第一版的代码还不错的,跑了好久。”
 
 
 
 
一家洗衣服的平台,为什么卖起了鲜花?
 
泰笛是典型的互联网+生活服务企业,旗下拥有在线洗涤、鲜花订阅、绿植租赁三大业务。
 
谈到为什么选择“洗涤”这个行业,姚宗场坦言当初是想从“衣食住行”的硬性刚需出发,经过讨论市场分析之后,选择了较少有人关注的“衣”的市场。
 
将分散的市场加以整合,做一家伟大的公司。是姚宗场的初心,也是他一直努力的目标。
 
“我们大概花了3年的时间,探索用线上和洗涤相结合的模式。现在,这样的形式已经愈加成熟,我们逐渐把目光放到线下店了。”
 
这成功的关键,泰笛的服务性物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泰笛使配送人员就像是洗衣店的工作人员,上门收货的同时,对于衣物洗涤的注意事项也一清二楚。
 
颠覆传统的快递服务,用面对面物流服务,直观地了解客户需求,与客户互动。
 
而这些“神通广大”的物流小哥不但懂“洗衣”,还会“插花”。送花上门,帮用户插上再走。
 
2016年,为了降低运输成本,泰笛决心在洗涤的基础上叠加另外的服务。
 
围绕同一个APP,一次享受两种服务。
 
“我们的客户大多是中产以上的人群,女性为多,最大的特征就是一旦建立了习惯,就不会再轻易改变。”
 
所以姚宗场想了一个让客户“更上瘾”的服务——鲜花。
 
“没有女性可以拒绝鲜花嘛。”
 
于是,泰笛的鲜花订阅服务应运而生。
 
如今,泰笛的鲜花大多来自于云南。
 
其实在15年初,云南花农们大多对于他所定的价格和运输方式都持有怀疑态度。
 
简单的一句“可一试”,是姚宗场的回应。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花农们有了稳定的客户,一年的种植也达到了四季。
 
“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要做就做到极致。”是姚宗场在采访中提到最多的话。
 
 
 
 
 
今天520,我们分手吧!
 
520,在这个被赋予“我爱你”寓意的浪漫节日,却有人反其道行之,开了一间快闪的“分手花店”。
 
而这间看似并不符合节日气氛的花店不但没有“夭折”,反而门庭若市。
 
甚至有人从北京特意打飞的,只为买一束花。
 
这个花店仅仅36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得到了空前的好评。
 
而它的幕后负责就是姚宗场和他的团队。
 
恋爱时想分享甜蜜,分手时也想要得到安慰。
 
分手花店正是直击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柔软,给予失恋的人一个倾诉和发泄的窗口。
 
人们来到分手花店,写下自己的内心故事,与过去的自己告别。
 
花店的第一位顾客是一对和平分手的情侣。
 
他们约定好了走到天亮就分手,却在转角和分手花店偶遇。
 
即将出国的男生选了一束“嘴毒心最苦”的分手花束给女孩,作为这场感情的告别。
 
由于正值凌晨花店尚未营业,工作人员也暖心地将花束送给了他们。
 
“分手花店”旨在打破了现代人对于分手的固有观念,鼓励用积极的方式面对离别。
 
对于分手花店受到的空前好评,做广告创意出身的姚宗场对这一切却表现的非常淡然。
 
“早期所有做PR的企业,一天到晚到处去做PR的企业,今天市场基本都看不见了,反而是扎扎实实做事的,倒是都活的还可以。”
 
他认为,把重心放在研究客户、提升满意度上才是最关键的,通过产品服务提升口碑远比PR更重要。
 
 
 
 
 
 
怎样让公司不会“死”?
 
“(互联网行业)毛利率低于30%的事情,我们觉得是非常危险的。”
 
对于现下互联网主流的“烧钱”模式,姚宗场也谈到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泰笛能在15年末16年初行业的“寒冬”存活下来并成功突围,30%的毛利率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他成立泰笛以来一直秉承的理念。
 
“一个生意必须要能够赚钱,这个生意才可持续。”姚宗场认为,一味地补贴用户是无价值的。补贴用户的忠诚度非常低,而决定用户去留的实际上是高品质的服务。
 
传统洗衣店限于门店租金和局限性,扣除成本如人力、人料折扣等等,毛利水平就普遍低于20%、甚至15%,而泰笛使用不设门店,使用自制APP的形式,减少了租金和人力的支出,并且采用24小时免费上门的服务性物流,让客户的满意度也大大提升。


 
 
努力以及极致是姚宗场所认为的创业最重要的因素,也是他鞭策自己的关键词。
 
相信没什么不可能,尝试了不一定会失败,而不尝试就已经失败了,也许这也是每个创业人都需要有的信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