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82(沈老师)

邮箱:sz@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EFG动态

考虑了很久,我决定从东方卫视辞职……我妈问我是不是傻
辞掉东方卫视的主管
一边创业一边“玩”
我妈以为我要失业
其实
连好莱坞设计师
都已经开始为我“打工”了
——小创说
 
1983独库——我们的路(简称独库),是耀匀(张怡静)创立的文创潮牌,于2016年获得了创业基金会天使基金“雏鹰计划”的资助。独库品牌定位要做“公路旅行第一IP”,将目光聚焦在解放鞋、海魂衫等实体产品的开发上,通过线上线下的销售经营,树立品牌价值,力图使独库成为公路旅行者共同的标志。


 
辞掉主管这些年,我从不后悔
 
辞掉东方卫视的主管,跑去创业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的?
 
张怡静的先生许洺浩在一边泡茶,紫砂茶壶间白雾弥漫,混合着博山炉中袅袅的香气,有股子文人雅调。张怡静坐在先生旁边,叹气道:“朋友们都说我在做一件很任性的事情。”末了又笑:“恐怕我会一直任性下去,收不了心啊。”
 
大学时代的张怡静,就是个“不安分”的人。为此她特意给自己取了个笔名:耀匀,笑言希望自己性格能摇摇匀,更沉淀一点。03年的时候,非典刚过,耀匀就跑去参加了上海第一支女子登山队,登顶海拔5000米的雪山;上学时去过云南做志愿者,毕业后又到内蒙古支教,大有跑遍天南海北的架势。
 
有人活过平淡的一生,感叹“生活在别处”,耀匀却不这样,在她的世界里,生活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既然喜欢远方,那就抛下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去吧。
 
“其实我刚从东方卫视辞职的时候,我母亲也挺担心的,毕竟是一份很稳定也很光鲜的工作。辞职去创业,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耀匀笑着说。往事如烟,回想起来,却仍旧历历在目。到底是一次影响终生的决定,即使果断洒脱如她,也不得不慎重考虑。
 
“创业是件很累的事情。但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后悔过。”她神色郑重:“这是一个很过瘾的事情,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完成自己给自己定下的一个个目标,去领导、组织一个团队。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也在不断地梳理,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在耀匀心中,始终有一段独特的回忆,是留给曾经的登山时光的。在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相处中,耀匀渐渐有种温暖的感觉,像是家人。那种归属感,成了耀匀后来始终在追寻的东西,创办“独库”,也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构建一个精神链条,让一群热爱公路旅行的年轻人,在这里找到精神家园。
 
带着这样的构想,耀匀开始寻求创业资助。她想到了大学时期认识的何潇老师。耀匀大一的时候,何潇老师大四毕业去了云南支教,如今已经是创业基金会上海师范大学分会的负责人。耀匀便把自己的创业想法告诉了她。在和何潇老师讨论之后,耀匀改进了自己的计划,原本只打算做鞋子的她,决定将创业转向更深层次的东西:要做有情怀的IP。
 
为了顺利得到资助,她的团队不断修改着创业方案,也吸取了创业基金会评委老师的意见,力图让项目更具有落地实施的可能性。最终,在2016年,耀匀的独库项目成功获得了第一笔资金。
 
至于“独库”这个名字的来历,以及后来的发展,那或许要另起一个故事了,一段关于蜜月旅行的故事。
 
 

 
拍个婚纱照,还得穿越火焰山
 
“独库是一条公路的名字,连接南北疆,是很多解放军战士耗时十年修建的。”耀匀说,“这十年里,很多解放军牺牲了生命。他们乐观、忘我的精神,是我们想铭记和传递下去的,也是我们认为当今的年轻人应当拥有的。独库品牌,就是在传递这样一种文化概念。”
 
耀匀的先生却有不同的说法:“独库是我们拍婚纱照旅行的时候去的地方,从上海到新疆,又一路驾车穿过独库公路。那段路上其实风景很好,我们穿过雪山大漠,从南走到北,景色一直在变,一条路上有四季的风景,很壮观。后来在旅行途中,脑海里渐渐就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创办一个品牌,就叫独库了。”
 
他疑问道:“这个你都没有讲吗?那你是怎么说独库的来历的?”我们大笑,这样看来,独库也隐藏着些对爱情纪念的意味。其实,这未必不是解放精神的一种,革命年代的战士,不仅有自由、乐观、激情,也有爱。
 
耀匀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也有些好笑:“我们那时候拍照,天气特别热,还穿过了火焰山,就像是西游记里取经一样,太辛苦了。”后来又有些感伤:“在独库公路其实是一段很难忘的回忆,我们在那里遇到一个守墓人,叫陈俊贵,也是个解放军。当时修路条件很艰苦,他的班长把仅有的一点粮食让给他吃,最后牺牲了。为了纪念班长,他几十年一直守在那里,也不走,也没有人给他工资,他就是要守着。这就是解放精神吧。”
 
“到现在,解放这个词对我来说,还是个很有感觉的词,我很希望大家可以真正地解放自己,释放天性。”耀匀这样解释独库的内涵:“现在很多年轻人上学在父母的呵护之下,工作以后困在一个狭小的格子间里,生活很单调,但其实他们心里或许也在向往着远方,我们想鼓励他们勇敢地冲破桎梏,在独库找到共鸣,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都散发出来。”
 

 
如何说服好莱坞设计师为我做鞋子?
 
“独库的产品,不管是解放鞋也好、海魂衫也好,都只是一个符号,我们真正想打造的是它背后的精神。”
 
虽然自己的创业主打解放鞋,但就像“独库公社”这个名字一样,耀匀真正想做的并不是一双鞋子,而是要打造一个拥有共同精神追求的社员的集合地。
 
这里可能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有些是对他们做的鞋子感兴趣、慕名而来的,三番两次便也熟悉了起来。比如一个热爱音乐、和李宇春是校友的年轻人,也有一个做建筑设计师的铁杆粉丝,大家戏称他为“元芳”。大家平日里一起聚餐,品尝阿姨做的点心,喝茶、谈音乐、无所不聊,都是因为喜欢这里温暖的氛围而留下来的。
 
还有一些是核心社员,元老一辈,独库从诞生到现在的每一步,都离不开他们的汗水。
 
“我们的设计师叫陆坤,曾经给好莱坞女星、章子怡这些人都做过秀,在业界很知名。当时创办独库,我们也是用一个点触动了他,说这是一次摆脱原来标签的机会,向业界证明他不止可以做白富美的风格,也可以驾驭这种‘解放’的风格。最后终于说服了他为我们设计鞋子。
 
“还有一个专门做鞋的老师傅,经验很丰富,我们也是用自己想要传递‘解放’精神的团队理念打动了他,希望去做一双真正有内涵的鞋子。这一点其实在国内很少有人做到过。”
 
“真正开始去做鞋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有多难。”耀匀无奈地笑言,“中国有这么多人的脚,每个人对鞋的需求都不同。第一双鞋子是前后设计了20多次才最终定型的,我们故意把楦头设计得肥一些,让它更适合公路旅行,穿起来更舒服。”
 
除了解放鞋,独库也在不断开发新的产品。“新做的一个系列叫晒秋,是改良版的老北京布鞋,可以穿着徒步,也可以释放心灵,传递出一种淡泊名利的状态。”
 
从正能量满满的解放鞋,到淡泊避世的晒秋,看似是两种相反的状态,实际也是耀匀本人多面性格的体现。“我一直在想,如果你们问到这两双鞋的风格差异,我应该怎么说。后来朋友点醒我了,其实就像这两双鞋,我本来就是个矛盾的人啊。”
 
或许每个人都有两个灵魂,一个激情满满,永远在路上;一个平静安恬,渴望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先定一个小目标
 
独库公社发展至今,已经有了200多名社员,下一步,耀匀打算一点点地创办分社,把独库做成公路旅行者共同的据点。“目前在南京西路的这一家是总社,上海师范大学有一间分社,以后随着一次次旅行,我们会在旅途中寻找有特色的地方设立分社,让独库一步步壮大起来。”
 
耀匀觉得,今天传统方式的旅行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了,大家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他们期待着遇到更有趣的人,住上更有趣的房屋,体验旅程中的温暖和感动。曾经提供便利的一些互联网产品因为体量变大,探索难度增大,已经难以满足这些高端用户的定制需求。独库要做的,就是填补这一块的空白。
 
“随着消费升级、汽车保有量的持续升高、行车环境的进一步改善,自驾车去公路旅行已成为越来越多有闲阶层选择的旅行方式。我们要做的就是将独库打造成为公路旅行者们的一个共同符号。”
 
”我们的社员们穿着改良的解放鞋,在全国各地拥有美丽风景的国道上驰骋,每到一处经由我们认定的独库公社的分社,都会感受到深深的暖意。”
 
“他们可以在独库公社的各地分社,吃到那些由当地社长亲自烹饪的石锅鸡、一条别的地方吃不到的雅江鱼,一盆城市里很难吃到的香糯可口的青菜,一串又香又大的羊肉串……然后和有着传奇经历的老板娘聊聊人生,或者遇到一群正巧也留宿此地的‘侠客’,大家乘此机会好好切磋一下……”
 
不止如此,独库也会向社员提供旅行攻略服务。每次公路旅行都像一次踩线,他们寻找旅途中的美景、邂逅有趣的灵魂、探索街头巷尾的美食,归来后做成攻略,放到网上和社员共享。
 
和蚂蜂窝、稻草人等攻略分享平台不同,耀匀的团队里有专业的音乐人、导演等等,他们可以一边旅行,一边摄影,不仅可以做图文并茂的文字攻略,还可以剪出一部引入入胜的风景短片,这也是独库特有的优势。
 
现在,耀匀已经带着社员们完成了318国道、独库公路等地的公路旅行,公社的架子上还满满放着她从各地带回来的纪念品:西藏的转经筒、哈达、藏香、玻璃瓶中的创意盆景等。以后每一年,她和社员们都会进行几次这样的旅行。
 
我们问她,这是否是公司内建的一种形式呢?
 
耀匀嘴角挂着一点笑意:“没有,其实简单一点,就是玩嘛,大家开心就好。”
 


 
结语
 
我们采访途中,耀匀的独库公社不断有朋友来访。
 
有一个做摄影的90后,是这里的常客,一坐下便开始毫不生分地和我们聊天。他吃着土豆饼,声情并茂地讲自己认识女朋友的经过:从第一次见面到决定结婚,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听得我们吃惊不已。
 
一对夫妻也来认真地挑着柜子上摆的解放鞋,最后满面笑容地抱走了,还留话说下次再来聚一聚。耀匀说,他们是经由社员介绍才了解到独库的,现在已经变成公社的忠实粉丝了。
 
在和朋友们的相处中,耀匀完全不像一个忙于创业的老板:她有闲趣品尝美食,跟先生学习香料知识,把公社装点得像创意旅社般琳琅满目。但是投身工作时,她又时常忙得脚不沾地,一点闲空都没有。
 
这样的人生,忙碌却充实,有烟火气,也容得下理想栖居。或许,这正是耀匀放弃安稳的主管职位,想要努力追寻的生活。
 
耀匀说:“经常旅行的人都知道,最美的风景在路上。”在这条创业路上,她还会一直走下去。
 
 

 
 
后记
 
今年全球创业周,独库作为参展企业来到了现场。一位新疆妹子兴奋不已,没想到那条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的“独库公路”会在遥远的上海,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在眼前。耀匀与妹子迅速攀谈起来,原来,妹子在做民宿,和耀匀可以说是一拍即合。还有一位现场的做志愿者的大三妹子表示,非常希望见证一家创业企业的成长,正在考虑未来做独库的实习生。独库此次的创业周之行,收获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