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82(沈老师)

邮箱:sz@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独家|创业故事

这家创业企业为什么能给阿里和京东做谈判培训?

飞机落地时正值凌晨,我打了辆车,司机全程静默,在高速上疾驰,一头扎进了黑夜笼罩的挪威的森林。

 

很多年后,许释元回想起只身飞往欧洲的那段经历。那片未知的黑暗森林让她难以忘怀。

 

就在出发二十多天前,许释元收到了来自TransLegal(传思律阁)总部的邮件,关于将传思律阁的法律英语培训引入中国的计划有了反馈。

 

和大多数人“先写邮件沟通”的处理方式不同,许释元当即决定飞去瑞典和总裁见面。

 

只用了不到15小时,她就拿下了TransLegal大中华区的独家代理。

 

“这次谈判是现学现用。”释元笑说,“波士顿大学读完法律后我去哈佛参加了一个谈判项目,所以非常留心地用到了其中的谈判技术。”

 

这是许释元的首次瑞典之行,也是TransLegal大中华区故事的开端。

 

 

 

“曾经立志做律师,

后来动摇得很彻底。”

 

有人问蔡康永:怎么找到并坚持自己的信念?

蔡康永答:“坚守信念很危险。年轻人信念动摇是非常值得恭喜的事。信念动摇,就是人生出现转机的时候。我永远不会恭喜大家怀抱着一个不变的信念活下去,这是神话,也是诅咒。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在生活上冒险的精神跟心力了。”

 

在处事雷厉风行的白羊座许释元身上,冒险精神指数大约是爆棚的。

 

生于1987年的许释元是看着TVB长大的一代。一部《一号法庭》让年仅9岁的她萌生了“戴着漂亮的假发为正义辩护”的念头。在理想的牵引下,她读完了美国波士顿大学法学院硕士的课程。

 

可就在毕业前一个学期,她意识到自己对当律师的意愿并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曾经的梦想开始摇摆。

 

她选择请教“过来人”。

 

“我几乎去见了学校里每一个教我的教授,找他们聊法律市场、聊职业规划;去参加一些企业家论坛,和企业家们聊商业。”

 

不怵大咖、善于沟通、坦诚交流是许释元身上熠熠发光的个人属性,甚至是她在不知不觉中积累人脉拓展资源的制胜法宝。

 

“相比聊法律,我在跟企业家们聊商业时,内心常常涌动。” 

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王强老师的一次演讲给了摇摆不定的许释元更清晰的启示。

“王老师说,其实人的勇气就体现在当你面对选择时,你是不是有勇气和胆量敢于去做出真正满足你内心召唤的选择。当时我就心潮澎湃了。”很多人是没有勇气和胆量去做出选择的,因为沉没成本或者惯性使然,大家都会选择走的人多的那条路。

 

挣扎过后,她听从了内心的召唤。

 

 

毕业回国前,为了向分管留学生的副院长表达感谢之情,送上一张离别卡片,许释元再次叩开法学院副院长办公室的门。聊天中,她坦言今后做律师的愿望不强烈了,更倾向把法律和商业结合,比如做一个法律界的华尔街英语。

 

谁能想到,这一次她不仅得到了“学法律不一定要做律师,只是学习一种思维方式”的开导,院长更是鼓励她去联系波士顿大学的合作伙伴——TransLegal(传思律阁),并当即打开了电脑,不出二十分钟就写好了推荐信,发送传思律阁总部。”

 

奇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看得见的“诚意和执行力”

两天内拍板合作意向

 

凭着院长的推荐信,许释元在回国的第二天就收到了传思律阁总部的回复邮件。

 

她秒回邮件,执意要飞去位于斯德哥尔摩的传思律阁总部:“只有通过面对面的交流,他们才能更直观地了解我这个人。”

 

之后的近一个月时间里,她几乎天天泡在咖啡馆,研究对美国营销影响至深的《定位》(Positioning)一书,连带读完了《定位》中提及的其他相关书籍。“我还很有意识地做了大量谈判相关的准备,梳理了谈判七要素的内核,通过一些案例预演了现场,包括万一他们要谈高昂代理费我该给出什么样的方案才对双方都有利,好让谈判顺利地进行下去。”

 

终于到了出发这天,许释元背着双肩包,只身一人启程了。这才有了文章开头凌晨时分穿越“挪威的森林”那一幕。

 

“没想过他们会这么快敲定合作意向。”两天,认识才不到15个小时,传思律阁包括总裁和投资人在内的5位高管就拍板了合作意向。

 

为什么是她?一个刚从校园走出来的学生。

 

许释元概括出了几个重点:波士顿大学法学院院长的背书无疑起到了关键作用;中国市场是他们有意向开拓的市场;通过面对面的交流,他们感到她的诚意、执行力、核心素质以及考虑问题的角度、视野格局,都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

 

一位投资人事后说:“传思律阁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公司,接到过很多中国机构的代理申请,但是都是通过E-mail或者电话联系,这么长时间以来,只有你是执意要飞过来见面聊的。而且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

 

 

正如她预料的一样,他们谈到了代理费的部分。

“面对高昂的代理费,不会谈判的人很容易在价格上陷入僵局。但学过谈判的人就会有意识地把控进退的度,不会针对价格说行还是不行,因为双方关切的永远不只有一个点,要去分析双方相同的利益,在谈判中不断地强化这个利益点,而不同的利益是可以交换的。比如代理费,我就尝试着提议第一年的代理费不交,我用这笔钱在上海装修一家漂亮的培训中心,迅速扩大传思律阁的品牌形象。最后如预期一样,免了我首期代理费,甚至还答应了我其他一些附加条件。”

 

 

“我误认为这门课一旦开课必然爆满”

 

2014年,在传思律阁总部来上海进一步考察之后,释元拿到了传思律阁大中华区的独家授权书,但她没有贸然启动项目,而是找了多位投资人咨询。

 

“这些投资人的联系方式就是我在大学听讲座时要来的。读书的时候根本不会觉得问他们要联系方式是一件功利的事。那时候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欣赏他们,想请教一些我感兴趣的话题。”

 

她记得俞敏洪老师的一句话:很多时候你要大胆尝试,因为你并不会失去什么。

 

“咨询投资人,最直接的反馈是很快就有VC要投我们了,而当时连像样的办公地点都还没有找好。”许释元回忆起当时的自信心膨胀:“市场稀缺的培训,又被几家投资机构看好,我觉得这门培训课程一旦开课就会爆满啊——我这就是典型的无知者无畏,开门前3个月,一直处于零报名的状态。很多法律人当时没有学习法律英语的意识,想学法律英语的又不知道有我们这家机构,我们对市场的判断盲目自信了。”

 

熬过了3个月的“艰难期”,传思律阁迎来了第一批学员,紧接着又为中国银联的法务部做了一次法律英语的培训,许释元的创业开始进入稳步增长的快车道。

 

于此同时,她念念不忘要将自己受益良多的“哈佛谈判术”带入中国。

“我请教了很多学姐、学长和法律人,发现其实他们对谈判和沟通技巧的需求也很强烈。”于是她刻不容缓地飞回了美国,邀请自己当年的哈佛谈判课导师从美国飞到传思律阁任教。

 

2015年5月,“哈佛谈判术”课程正式启动,陆续为京东、庄信万丰、阿斯利康、招商银行等集团做了多场员工内部谈判培训。

 

 

课堂浸入式的案例模拟与教学环环相扣,获得学员好评不断。很快,这门源自哈佛大学的经典课程引起了阿里巴巴培训事业部负责人的注意,正在为员工物色谈判课程的负责人一个电话打到传思律阁,寻求谈判培训的合作。

 

其实当时有三家公司竞标,传思律阁在哈佛导师和谈判专家熊浩老师的加持下,凭借实力领先两家资深培训公司,最终拿下了标的。

 

 

 

从人人网上找到了熊浩

邀约为哈佛谈判术导师

 

初见熊浩是在华政的辩论表演赛上,当时已然是明星辩手的熊浩学长给正热衷于打辩论的许释元留下了深刻印象。

 

大学毕业后释元去了波士顿大学。有天意外得知作为访问学者赴美的熊浩正在哈佛大学,与自己仅一河之隔。

我就去搜熊浩学长的人人网页面,做了自我介绍,说如果他有时间的话我希望能有机会去拜访,聊一聊关于法学教育的事情。熊浩学长很快就作出回复,一见面就聊了四个小时。”

 

回国后,释元把办公地点设在了五角场,碰巧和正在复旦任教的熊浩学长再一次近在咫尺。这一年是2015年,释元成功邀请到了熊浩老师加盟传思律阁的导师团,一直合作到现在。而在与熊浩合作的第二年,又邀请到了黄执中导师主讲思辨与说服课程。

 

变化的世界需要“协同

协同,需要谈判

 

“谈判强调双赢。”许释元曾经的律师梦是为了帮助别人过得更好,如今作为哈佛谈判术的传播者,同样延续着这份初心。“原则性谈判,是将人和事分开,为双方提供第三选择,从而解决冲突,是促进社会和谐的。”

 

在一些西方主流国家,谈判与纠纷解决已经逐渐成为了知识细分与职业分工下的专门职业。而在中国,冲突解决尚未形成一种新的业态。

 

传思律阁自2015年开启哈佛谈判术课程后,经过10期谈判公开课的运营,为众多学员的职场及生活带去了改变。

 

令许释元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学员及企业寻求着更为深入的谈判技能研习。

 

总裁校友希望能为自己的组织专门打造一支谈判生力军,以增强企业内外部的协商沟通,应对人际间、企业间日益增多的商业合作谈判及矛盾冲突解决。

 

基于此,传思律阁建构了一套以“谈判”为核心,“谈判官”为成果导向的认证课程系统——谈判官认证项目,将于今年3月开课。
 

关于未来3-5年的发展,许释元并不打算大规模招募学员,她更倾向于“超级用户思维”,一切计划以用户需求及企业价值为核心出发点。

 

在传思律阁上海办公室的滚动屏上,有一句话:“所谓‘正确的选择’,就是利大于弊的选择,而不是毫无坏处的选择。”

 

在创业这条道路上,有着多如繁星的选择,冒险力Max的许释元一直处理得很好。

 

有没有想过失败?

 

她特别坦然。

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失败。创业这件事九死一生,成功了是运气,失败也是非常正常的。就像飞去瑞典,成败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没有谈成,我游历了北欧的风光,穿过了挪威的森林,也没什么遗憾。

 

文 | 小创 林箬竹

 

 

“传思律阁”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天使伙伴专项基金资助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