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热点活动

沪创业圈“软件”前行中的艰辛之路

        在上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周旋于创业者、投资人、政府机构和科技博客之间,在线上,网罗最新的干货和思想与创业者共勉,乐此不疲;在线下,整合资金、导师和场地资源与创业者享用,不厌其烦。被称作公益性创业服务组织的他们,是推动上海创业发展必不可缺的“软件”。然而,当商报记者深入调查后才发现,在他们看似畅通无阻的前行道路中,却时刻伴随着数不尽的、不为人知的辛酸泪。

  上海公益创业服务魅力无限

  夜幕落下,一个带有几分学生气的男生走出了位于莘庄的起点创业营,他还时不时地与身边的准创业者们交流着刚才结束的“迷你创业八”活动,这就是本市公益性创业服务组织“启创中国”的创始人蔡迪。

  “启创中国”这一品牌的灵感来源美国,经过一年来的创新“剪裁”,已蜕变成为中国创业者量身定制的创业活动品牌。“迷你创业八”系该品牌的活动之一,聚集来自各个领域的准创业者,在8小时内把Idea落实成产品雏形。

  活动的场地不大,大约百来平方米,却挤满了50多位准创业者和近10位圈内知名创业导师及投资人,这样爆棚场面每1、2个月就会上演一次。“这就是启创的魅力所在。”蔡迪告诉商报记者,一年前,当他第一次在上海举办创业实训活动时,就吸引了几乎国内最炙手可热的一批创业人才,而且他们在每一次的活动中都全情投入。

  实际上,上海包括中国的创业者们并不缺乏创业的热情,他们需要的是有人引导他们,让他们把想法逐步落实下来,并在创业的道路上找到那个合适的同路人。在蔡迪看来,中国创业者相比国外创业者有一定差距,他们无法简明扼要表述创意核心内容,且创意的理想性也远远大于可操作性,所以创业者更需要预孵化的创业服务。

  “乐租365”是一个帮助房东和租客间建立关系网络平台,既能解决租客找房源难、租房难的问题,同时也可以帮助房东筛选掉那些“添麻烦”的房客。这个如今已经获得天使投资的项目在一年前还只停留在Idea的阶段。团队最初正是通过“迷你创业八”的活动才受到了“很大启发”。

  在“启创中国”大大小小活动中,不乏带着梦想与理想的年轻人,他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从不被人看好的点子,到初步理清思绪,再到完善商业模式。这一年来,蔡迪与他的团队正陪伴着这些创业者一起成长。蔡迪希望看到更多闪亮的点子就如曾经的“乐租365”那样,真的能变成一颗种子,然后让更多的人把他们浇灌成幼苗并茁壮成长。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整个过程中,“启创中国”都会保持着开放性与公益性。

  在上海,类似“启创中国”的公益创业服务组织不在少数。“创业者公社”请来投资人杨宁为上海创业者做“创业门诊”;“爱塔咖啡”活动“爱塔沙龙”举办近30期,《互联网渠道战》、《创业伙伴间的法律承诺》深受初创企业好评;“团队热线”数次组织人才专场活动,为求贤若渴的初创公司助一臂之力。

扶持遇阻担忧公益创业夭折

  靠着到位的线下服务以及线上的专业信息推送,“启创中国”等公益创业服务组织聚集了大批人气。如果说上海的孵化器和创业园已经成为助力上海创业发展的硬件,那么这些公益创业服务组织就是不折不扣的精品“软件”。

  但商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软件”固然好用,但维系和升级却存在着一系列的难题。前不久,由“启创中国”主办的的医疗保健开发者挑战赛取得空前成功,几乎所有最有创意的医疗保健移动互联网软件的开发者都汇集在创智天地。

  “一开始,我们就考虑到成本问题,把场地选在了一家咖啡吧。但因为场地与餐饮的成本费用还是过高,创业者自费参加有心无力,所以我们不得不四处奔走,寻找赞助商或者更好的场地。”蔡迪回想说,“但一些赞助商表示,在咖啡吧举办活动,规模太小就不乐意,连活动内容都懒得看一下。”所幸,创智天地最后支持了我们,否则创业者就要错失这场精彩好戏。

  作为公益性创业服务组织,资金困局是束缚组织发展的源头。“启创”正试着摸索可操作的营利内容,比如“与企业合作,创造共赢模式;开发自有产品,带动组织自身的收入源”等等,这些都在进行探索中。

  “做公益的事情实属不易,我们有巨大的激情,但面对着生活的压力,我们还是需要考虑钱的事情。创业服务圈中,目前靠做活动靠赞助商赚钱的少之又少,启创也不例外,仍不能靠活动自身来维持运营。”

  蔡迪坦言,一个创业服务组织在发展前期,尤其是还没有很大的名气阶段,政府一般不愿意买单的。但恰是在这个时期,“我们是最需要政府的帮助。因此在我们自己努力造血的同时,希望政府能给到我们经费上的支持,只要支撑过这个时期,把影响力做出来,后期运营就是可持续的。”

  在政策层面,公益创业服务组织若要具有民办非事业单位身份,也是必须落地注册的。目前这方面同样困难重重。对于这个问题,创业服务组织希望政府能够放宽注册落地口径,并安排专业的人来对接。落地之后,除了提供运营经费之外,希望还能够提供一定的办公场所以及媒体宣传口径。

  商报记者了解到,在国内,公益创业服务组织普遍面临着这样的问题,而且往往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诚如蔡迪所言,很多组织都是因为这问题无法得到解决而在前期夭折,实为可惜。“我们并不希望做社会的寄生虫,天天等着政府或社会来养,而更希望有自己完整有效的造血机制以维持长期运营。但我们前期造血系统一般都不怎么发达,这时候就是最需要政府供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