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创业故事

80后女性创业者的乐与痛,曾为坚持理想失去爱情——3D打印行业何时才能迎来“民用春天”?

主人公:刘佳艳
企业名称: 上海熠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资助分会:天使伙伴专项基金
资助时间:2016.2
是否退出:在途
 
注:本文采访于2015年7月,项目情况较之采访时已有更新,请以实际为准。
 
 
“高科技要打向民用,才有爆棚点。”刘佳艳如是说,言简意赅。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专业,毕业随即进入上海市建筑科学院工作,她是建筑设计师。从事设计行业两年,囿于行业限制,对设计的成品呈现极度渴望,于是出来从事3D打印行业的创业,力图建立一个通过3D打印技术连接的消费者、设计师和打印机厂商的设计产品生态圈,她是女性创业者。2012年底,刘佳艳举起了将3D打印的高科技打向民用的“战役”大旗。
 


土匪进村式地铺市场是吃力不讨好的
 
国内消费者对于个性化和创意产品需求的不断增加,设计师的创意设计苦于没有市场化的途径成型,在这样的大环境下,2012年12月,“印工厂”成立。它是一个基于3D打印服务,连接3D打印厂商、设计师以及消费者的创意产品设计、生产、销售一体化的网络服务平台。“印工厂”运营至今,业务范围主要是为建筑公司提供建筑模型,为婚庆公司提供彩色石膏打印婚庆玩偶和纪念模型以及各类DIY工艺品、模具、灯具、饰品、衣物等,2014年该项目获得了创业基金会上海交通大学分会债权20万元的资助。
 
刘佳艳的创业团队都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而且多数都是设计师,“大家都有对设计创意展现出来的渴求,整合这部分设计师资源对我们而言是触手可及的。”正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凡事都有两面性,设计师的出身固然带来行业资源的整合便捷可得,同时也带来了商业眼光的局限和狭隘,业务范围覆盖虽是不少,可是业务开展单向性特征显著,“与婚庆公司合作时,起初对方是十分愿意与我们合作的,可是当一个月只能拿到几单生意时,对方继续合作的意愿似乎就由此终止了。”刘佳艳坦言。
 
为了铺开市场,刘佳艳和团队成员很卖力,他们去一家又一家的婚庆公司谈合作,去学校谈合作,希望在毕业季时可以通过打印纪念品的方式来打开90后的新兴市场,“我们满腔热血,但是市场的反应给了我们重重一击——婚庆公司根本不愿意搭理一个做3D打印的人,学生也不愿意为一个小小的毕业纪念品支付高昂的价格。”设计出身的他们对市场不够敏感、对推广不甚在行,“我们做的就是在硬推,觉得这部分人会是我们的消费者,就开始大步铺开了,可是我们忽略了用户和我们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粘性和信任度。”
 
硬来的“土匪进村”式地铺市场方式让刘佳艳感到吃力不讨好之后,她开始潜心研究“印工厂”的商业模式——“学会嫁接很重要,”刘佳艳这样总结道,“消费者和我们之间没有粘性和信任度,那么我们就通过中介去建立信任,所以我们的目标客户首先是这些中介,比如各大设计公司的设计师,而他们手上的客户是我们的终极目标。通过一个室内设计师来推广3D打印室内设计效果成品比我们直接去推送效果会好很多。这就是嫁接,嫁接到粘性更大、信任度更高的资源上去实现最终的价值。”
 


“想法的修正案”比想法本身还要重要

“认识了很多创业小伙伴,各行各业的都有,还认识了创业基金会的刘康成老师,他经常会给我们很多意见,从更高层次帮我们分析事情的组织架构,此外,他还经常组织创业者聚集在一起交流,让我可以找到更多的资源和交集他对创业项目的了解和扶持能让我找到更多需要修正的地方,我真的很感激他。”
 
初出茅庐的刘佳艳的创业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顺利,碰壁、受挫、被泼冷水数不胜数。当刘佳艳第一次拿到3D打印出的设计产品时,兴奋激动的情绪难以言喻,“那时候我就觉得好神奇啊,和小伙伴分享时,大家都异常的兴奋,再加上身边的人对3D打印的看好,我们拍案而起,觉得这个想法是多么的美好。”
 
然而市场的反馈给了刘佳艳狠狠一击,她发现,想法的落地才是最重要的。“也许这和我之前从事的行业有关吧,我们的设计都是在电脑里、图纸上,比起施工、成型,我的工作仅限在纸上谈兵。”
 
想法如何落地?刘佳艳说,“学生的思维总是很简单,总是会想‘我有一个好点子,我千万不能告诉别人,不然别人就会窃走它’。这一点在创业的过程中是千万要杜绝的。因为想法的落地需要不断的修正,而仅靠自己的修正是狭隘的。”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刘佳艳努力拓宽自己的社交圈,在先后参加了创业基金会组织的“私董会”和“协进小组”的活动后,她的圈子从设计圈拓宽到各行各业的创业者,“认识了很多创业小伙伴,各行各业的都有,还认识了创业基金会的刘康成老师,他经常会给我们很多意见,从更高层次帮我们分析事情的组织架构,此外,他还经常组织创业者聚集在一起交流,让我可以找到更多的资源和交集他对创业项目的了解和扶持能让我找到更多需要修正的地方,我真的很感激他。”
 
在和各行各业的人交流自己的想法时,刘佳艳的商业模式探索也日趋成型,“除了找对客户层面,还有就是对互联网思维的引入,通过风投引入压低打印的成本降低服务的价格,是我们铺开市场的另一个重点。”当价格压低成为现实时,3D打印民用的春天也就指日可待了。
 

 
女性创业者的痛与乐
 
 “建筑设计师起点高,天花板却低,”刘佳艳说,“当我在工作时从方案策划、设计、技术都做了一遍时,我迫切地觉得我需要学习更多东西才能满足自己,不想每日重复一样的工作,创业是个必然的选择。”25
 
刘佳艳是个闲不住的人,她的个性是典型的80、90群体代表,“赚钱不是全部,这件事对我而言有趣有意义才是最重要的。”面对创业带来的各类压力和艰辛,她说,“一旦选择了,跪着也会走下去。”尽管千难万阻,她却享受着,“即使是加班熬夜,我也不觉得苦,也许听起来很自虐,但是我真的很享受、很快乐。”刘佳艳的笑容里写满了幸福和满足。
 
女性与男性的争执自古至今从未断过,“在我的创业团队里,只有我一个女生,很明显就能感到我和他们的思维、处理问题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拿到一样东西,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做设计、技术和推广,而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东西好不好看,能不能卖出去。”刘佳艳坦言。这样的“男人来自金星,女人来自火星”的冲突让团队争执不断,但是也使得团队的思维和运作更加的互补。
 
作为女性创业者,刘佳艳清楚地认识到性别带来的不便,“不同于男性,女性一旦结婚生子,出于对家庭的顾及就很难再出来创业了,所以我一直和我的家人说,如果我现在不出来,就没有机会出来创业了,我一定会后悔。”用自己的坚定和行动,刘佳艳赢得了父母的支持。
 
她坚持、自信、有魄力,从始至终一直笑着接受采访,天然地让人感到亲和,蓦地,你不会想到她也有过伤痛和哽咽,曾经即将临近结婚的她奈何前男友家庭反对她的创业,分手成了一段感情的终结。没有一个女性不渴望美好的爱情、圆满的家庭,但是女性也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面对感情的重创,刘佳艳最后还是微笑道,“创业的机会对我而言只有当下这么宝贵的一次,希望大家今后能给予女性更多理解和支持。”
 
女性的社会角色从古至今是在不断变化中的,然而女性独有的孕育后代的能力和天职使得女性的社会角色的扮演出色比起男性显得更为矛盾和艰巨,“你可以是一个女强人、一个女创业者,但是你同时还得是一个好妻子、一个好妈妈,不能因工作而忽略家庭、爱情、孩子。”这就是女性创业者的痛和顾忌。
她的哽咽、她的释然都让笔者深受触动,作为一名女性创业者,当爱情和理想冲突时,该作何选择呢?女性的创业理想我们该如何去更多地尊重和扶持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