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雏鹰计划阶段性政策调整的通知

根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要求,很多企业由于延迟复工等原因无法开展正常业务,为帮助企业共克时艰,基金会责无旁贷,创业基金会已制定了阶段性调整 “天使基金”申请对象的措施和两项惠及创业者和创业企业的措施:


1、“雏鹰计划”资助期内的创业者还款延迟两个月,且不记录个人征信逾期。

2、“雏鹰计划”新资助者首期还款日顺延3个月。

3、已入驻中国(上海)创业者公共实训基地五号楼的“天使基金”资助企业予以免除2020年2月和3月服务费。

4、向具备创业基础的“天使基金”申请对象提供创业培训、项目跟踪辅导等创业服务。

5、"天使基金”申请对象条件中“企业需注册在上海,注册时间不超过三年”放宽为“企业需注册在上海,注册时间不超过五年”。其余申请条件不变。


上述阶段性政策有效期到2020年12月31日。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20年3月19日

关于雏鹰计划阶段性政策调整的通知

因本轮新冠肺炎疫情来势迅猛,对初创企业经营带来很大影响。

在各理事单位的指导支持下,创业基金会了解了“天使基金”资助企业的所处困境,经征求高校创业指导老师的建议,结合本市疫情防控期内各项政策要求,制定了面向“天使基金”资助企业的阶段性措施,全力支持企业共渡难关。


即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阶段性调整“天使基金”申请条件、资助金额及还款期限,具体内容如下:

一、天使基金“雏鹰计划”已资助企业:

资助期内的创业者可获最多3个月延迟还款且不记录个人征信逾期,由合作银行视资助企业具体情况配合执行。

二、天使基金“雏鹰计划”新资助企业:

创业者首期还款顺延3个月。如创业者为上海市2022年应届高校毕业生,首期还款顺延6个月。

三、阶段性调整“天使基金”申请对象部分条件:

1)申请条件中“企业需注册在上海,注册时间不超过3年”放宽为“企业需注册在上海,注册时间不超过5年”。

2)申请对象“最高学历毕业8年以内”放宽为“最高学历毕业10年以内”。

四、阶段性提高“天使基金”雏鹰计划资助金额:

雏鹰计划单个项目资助金额上限从最高50万元调整至最高70万元。


还款咨询电话

招商银行委贷者请垂询:

王老师17317904658

交通银行委贷者请垂询:

沈老师13818561261

徐老师18930512301

*交通银行委贷者请务必咨询以上老师具体操作细节

此外,对于已入驻中国(上海)公共创业者实训基地五号楼的“天使基金”资助企业予以免除3个月的服务费。希望通过以上阶段性措施的有效落实,让更多创业企业获得“天使基金”资助,缓解中小微创业企业的经营压力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22年4月21日

EFG动态

登上国际时装周的新锐设计师支晨:创意、创造、创业


创始人:支晨
 

-针织独立设计师品牌ZI II CI IEN-

EFG东华大学基金资助项目


看见ZI II CI IEN


2017年唯一入选波兰罗兹青年时尚设计金奖的亚洲设计师


2018年上海时装周最具商业潜质品牌奖、国际羊毛局大赛WOOLMARKPRIZE亚洲区优胜者


2019年入选Forbes 30under30 精英榜、作品在伦敦设计博物馆展出、“2019年度东方设计复兴力量”奖


2020年入选上海设计之都十周年上海设计力量代表


曾合作: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LILY、LI-NING GXG TMALL CHINA COOL ELLE Bilibili


周迅、黄晓明、谭松韵、倪妮、孙千、赵今麦等多位艺人曾穿着ZI II CI IEN
 


 

“我只做‘原创狗’”!
 
2019年,某网红服装店抄袭了支晨设计的针织衫与针织裙,愤怒的她果断选择了维权,却反被网红的粉丝辱骂,生气之余,支晨更多的是无奈。
 
2017年,上海在门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新锐设计师支晨创立了属于她的女装品牌——i-am-chen。相比背后有经纪公司支撑的网红,支晨工作室的人数少得可怜,无论是规模还是声量,看上去,她都毫无胜算。支晨告诉自己:“要么提高抄袭难度,要么就把牌子做大。”
 
她把自己抛入工作中。设计、研发、生产、走秀,她忙得晕头转向。
 
2019年,压力和动力并行驱使下,支晨入选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2020年,品牌i-am-chen蜕变成ZI II CI IEN,带着鲜亮活力的色彩、细腻抽象的图案,高调自信地在时尚圈中阔步前行。
 
01
色彩魔术师,针织艺术家
 
“将设计变为生活必需品”是支晨创立品牌的核心理念。在她眼中,设计便是将艺术的语言通过生活化的载体传递给每一位受众。
 
支晨的ZI II CI IEN极具个人特色。
 
色彩是支晨设计亮眼的表现。支晨喜欢用活泼明亮、浪漫新潮的颜色,她喜欢对比色,喜欢用饱和度很高的颜色来传递轻松的情绪。支晨会用渐变加跳跃的手法,把色彩处理得更加抽象。
 
她不断试探不同个体对设计作品的看法,同时更加明确自己的态度。支晨觉得“不同人对ZI II CI IEN的理解都ok,但我一定会死死把控住心里的概念和意象”。
 

 
无论是i-am-chen还是ZI II CI IEN,支晨都以针织为品牌特色。“针织是温柔的,是女性化的材质,它特有的较软性质使其难以塑造结构性的形状,但这也让它能够表达出人体最真实的状态。”
 
现在ZI II CI IEN的针织比例是60%,对于时装品牌来说,这是一个不低的数值。曾经,支晨想要做出“完全不像针织的针织”,她确实创作出了极具廓形感的作品——借助新科技,而这也让她笃定,只有借助科技创新才能真的做出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
 
支晨常开玩笑的说品牌口号是“专注做好每件毛衣”。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针织服装从纱线到最终的织片后处理工序太复杂且耗时长,做全针织品类的设计师品牌并不多见。但正因为这样,她的品牌才有了先天辨识度。
 
02
破釜沉舟,大胆突破
 
幼时的支晨热爱一切与美有关的事物。那时的她还未接受美学教育,但却会为了买到一个“美”的牙刷,而逛遍所有的商场。这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仿佛是支晨踏上艺术之路的开端。
 
支晨刚上大学时,选择的是机械工程专业。开学一段时间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对设计的热爱。她想:退学重考需要额外的两年时间,但是留在机械专业,可能要后悔几十年。支晨破釜沉舟,退学改学美术重新高考。两年后,支晨如愿入读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专业。
 
大学期间,支晨得到前往伦敦时装学院交换的机会。伦敦自由的氛围、先锋的艺术环境,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回国后,支晨以毕业设计包揽金银奖的卓越成绩毕业,并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的奖学金前往纽约的帕森斯设计学院读研,最后于2017年以优秀毕业生身份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
 

 
但直到硕士毕业,支晨也从未有过做品牌的念头。当时她眼里的设计师职业是很疯狂的,少得可怜的订单、疯狂的加班,似乎都在把“设计师”这个职业变为“时尚民工”。
 
创业的契机是现在的合伙人。他一眼相中支晨的毕业设计,觉得“一定能大卖”。在他的“威逼利诱”下,支晨决定试一试,于是毕业设计变成了i-am-chen的第一季。那是支晨第一次尝试用针织做全系列,没想到后来成了品牌的主打材质。
 


 

选择针织作为品牌特色,还因为支晨看到了这个材质的开发潜力。“针织不局限于毛衣,比如T恤和空气层也是针织,只是不同的机器而已。”她说,“还有很多纱线、后处理可以选,这些结合在一起就有很多东西可以做,所以针织比消费者的认知大很多。”
 
在开发可能性多的同时,针织也有许多桎梏,现在最难的地方还是在生产开发,开发成本大、时间长,她需要保证每个款从T台走下来也可以生产。
 
困难并不能拦住大胆、专注、热爱设计的支晨。她寻找合适的工厂合作,为了产品完美的呈现,差点把工厂逼疯;她精心把握设计的度,调节设计“拉满”的阈值,满足不同人心目中的“刚好”。
 
ZI I CI IEN也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作为最年轻的品牌受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委托为时尚特展设计针织铅笔裙,获得上海时装周最具商业潜质奖,获得WOOLMARK PRIZE亚洲区冠军……
 

 
03
新手创业者,理性设计师
 
怀着“重新定义“毛衣””的信念,支晨在创业过程中大展身手。
 
在市场分析中,支晨发现,市场对设计师品牌的需求呈上升趋势,对针织品类的需求也呈上升趋势,而由于针织的技术和生产壁垒,目前市场上暂无直接的竞争品牌。这正是ZI II CI IEN的机会所在。此外,买手店激增、主力消费者年龄层的转变,也让支晨看到了无限大的未来。
 
支晨瞄准追求品牌独特性的80、90、00后,紧握3至5线有购买力的店铺,并入驻国际一流买手店与百货。她采取线上线下订货与零售的销售模式,在巴黎、上海、纽约多地提供实体订货服务,在线上建立品牌微店、官网,通过360度拍摄、数据分析、VR看秀等方法促进消费者购买。
 

 
但像支晨这样的年轻设计师,多多少少会经历品牌运营上的难处。从单纯的创意输出,扩大到组建团队、日常运营、品牌宣传,高度的工作压力时时刻刻考验着设计师们的承受能力。更困难的是,在创作时,设计师原本的创意理念也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市场的影响。设计师们需要不断地平衡与取舍,为自己的品牌探索出一条生路。
 
对此,支晨的看法是:“设计师和艺术家要分清楚。我对自己的定位是设计师,而一个好的设计应该是有想法的,会是消费者愿意挂在衣柜里的东西。”
 

 
为了便于开拓市场,支晨每一季新品都会做很多SKU,这是出于商业化的考虑。随着客户数量的增长,她还要考虑不同地域消费者的习惯。因此她会至少凑出1至2杆的衣服陈列,以保证每个店铺消费者都能订到想要的款式。
 
支晨并未给自己的市场定位设限。她说,以后的品牌一定是全方位着眼。最开始做品牌,起点的大门是以本能为钥匙敲开的。如今的品牌定位与最初还是一个方向,但是更加细化,更加成熟。
 
 
04
冷静从容,修炼自我
 
大胆、自信、果敢,是支晨身上最鲜明的标签。
 
疫情来袭,支晨并没有乱了阵脚。她分析道:“服装行业在非典时期下降了11%,但设计师牌子则很难被简单定义为服装品牌,毕竟设计师品牌面对的客群,是一群为设计买单、为独特性买单的新消费者。这部分客户的基础资产积累好,抗风险能力强。”
 


 

人们有时评价风格强烈的设计师一成不变,有时觉得风格不那么明确的设计师杂乱乏味。张扬与稳定之间,是一片暧昧不清的模糊地带。不过在支晨看来,这两种并无优劣之分,每一条路坚持下去,就会做好。
 
何况在时尚行业,风格其实是有限的。如今,不同设计作品之间的差异值其实没有达到“极大”的程度,很多东西其实已经被前几代做过了。年轻人进入时尚行业,毫无疑问是新鲜血液的补充。可支晨观察发现,新的设计师大多会走一遍和前几代一样或者相似的路。
 
支晨不会对年轻人的涌入产生危机感,她的危机感更多来自于自我的迭代。“自我要迭代,且足够快。”
 
但成长不是变身,“不会和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