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创业故事

“德国那么好,为啥要回来?”“饭太难吃了”,还有……
飞机生病了
该如何体检?
一个机组
上百个传感器
就像医生给病人测脉搏、心跳、血压

 
林钢,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动力与电气工程专业博士,上海慕帆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慕帆科技)创始人。他所带领的团队自成立来,致力于航空发动机研发与燃气轮机远程监控平台搭建。林钢的创业项目以其高壁垒的技术门槛,在“两机专项”背景下乘势而上,为我国高端机械制造贡献新力量。该项目于2017年4月申请了创业基金会闵行分会的天使基金资助,目前已立项。此外,林钢还获得了2017年度雏鹰奖。近期,我们将推出2017雏鹰奖项目系列采访,敬请期待。


 
 
爱江山还是爱美食?
 
“德国的食材少得可怜,每天除了香肠就是土豆,太枯燥了。”
 
“您想家吗?”
 
“我的胃比我更想。”
 
2015年某个阳光和煦的午后,一阵突如其来的疲惫感涌上林钢心头。他刚刚签完新的合同,还在倒时差,来不及逗留,便又要回归大洋彼岸。临行前,当中方合作伙伴提出“为何不回国发展”时,他心里尘封的泥土忽然松动了。
 
让我们把时钟的指针拨回7年前。那个秋天,正于同济大学读大四的林钢赴德国参加慕尼黑应用科技大学参加校际交换生项目。两年后,他前往素有“温泉城”美称的亚琛,那里气候温润、历史深厚,像极了他的故乡浙江宁海。“德国之于我,尤其是亚琛,是生我养我的故乡之外生活过最久的地方。”
 
“亚琛实在是个很好的地方,每天都有蓝天白云,留学成本也低,是个适合学习的好地方。”
 
“除了不好吃?”
 
“嗯,除了不好吃。”
 
城市与人在精神气质方面的两相契合,催生出游子心底的归属感,林钢也因此学业精进,“走得特别顺”。2015年,在取得德国亚琛工业大学燃气轮机博士学位的同时,他已成为德国B&B-AGEMA能源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伙人。
 
当他因业务管理一次次往返奔波,拉锯他神经的,除了时差,还有中德两国教育体系上的差距。在德国,高校学习与接触实际工业真正做到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德国的强大工业不仅仅是由几个世界500强巨头公司造就的,而是由成千上万的中小型企业支撑起来的。”作为一名华人,他看到德过工业体系内部细化分工巨大优越性,也看到种族、肤色等种种不唯能力论的阻力——个人在500强企业中能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而在技术领域,他感到自己似乎触碰到“华人的天花板”。
 
就在这时,他发现国内在航空发动机方面,不仅在语言和核心技术层面存在壁垒,还有着巨大的市场尚待开发。他渴望学有所用的心,再一次由“十三五”航空规划的出台而激活。
 
回中国去!我的祖国,既有美食,更有江山。




 
是工科男也是匠人,一生只做一件事
 
1987年出生的林钢今年刚满30岁,他笑着说自己是团队里的老人了。被问及与这么多年轻人在一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时,林钢告诉我们,团队的年轻化与行业背景密不可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国内在航空发动机方面存在着人才储备紧缺的问题。尽管老一辈的专家也曾致力于此,可是后来各种各样的历史原因造成项目搁浅,直接导致整个行业发展出现断层局面。于是年轻人便成了“十三五”时期航空开发的中坚力量。“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作为其中的一份子,林钢本人也是自主性超强,敢于迎难而上,富有冲劲和活力的好榜样。
 
他汲取了德国先进的“隐形冠军”经验,即在行业细分领域做到全球最好。“你可能知道西门子奔驰,但你并不知道他们的螺丝是哪家公司提供的。”
 
“你会发现,那些中小企业大多是家族内部代代相传的,比如从爷爷辈就开始做这一行,到了孙子辈还在做,很多都是百年老店。这一点德国和日本如出一辙,其实就是一种工匠精神。”
 
林钢坦言,自己的团队所承继的理念模式,正是德国那种高技术壁垒与匠人匠心的结合,而非仅仅从一个简单的idea出发做推广宣传。
 
他补充道,发电站石油化工企业等大型动力设备,都是国家发展的硬需求,但是由于涉及到军工安全,欧美国家在技术方面对我国并不开放。在德国,能真正接触到核心技术的中国人只有两个,林钢便是其中之一。而曾有幸参加项目课题研究的经历,使他深信自己有能力也有义务突破技术壁垒和封锁。
 
从实习生到助理工程师,从研发工程师到技术部经理再到公司合伙人,林钢的每一次跨越,都有着不同的际遇与困境。而这当中他所遇到最大的困难是语言,他强调,哪怕在校期间有过系统语言学习经历,在真正的工作实践中,也都是不远远不够的。环境的改变、交流的偏差,乃至直接面对客户所带来的压力,无一不在考验着一个人独当一面的能力。
 
2016年,慕帆科技协同德国涡轮机械技术人员开发完成了涡轮机械远程监控中心与健康诊断平台。该平台的搭建可以视为工业与互联网跨界合作的产物。它旨在通过整机性能计算分析、专家经验及历史数据库的整合,对飞机进行健康体检。纳入远程实时监控系统等各类参数包括:气路性能参数、振动参数、燃烧压力脉动等等。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促进了我国工业在动力方面的转型与升级。
 
“对初出茅庐的创业者您有什么建议吗?”
 
“还是尽量选择一些有一定技术门槛的、能解决实际问题的行业创业。现在很多大学生创业者,可以上门做菜上门剪指甲,这些可复制性太强了。可能因为我是个实实在在的工科男吧。”



飞机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前段时间,一位80岁老人在浦东机场乘机时,为了“祈福”,在登机前朝飞机机翼下的发动机内扔了9枚硬币,导致机务人员不得不进行临时检查,最终飞机晚点,150人滞留。对此,林钢解释道,正常情况下发动机一经生产,安全性能就非常高。这是因为航空发动机的安全认证,需经历一个漫长的周期,工作人员会拿各种各样的异物去故意损坏它,比如模拟飞机撞鸟,将一只拔光毛的鸡扔进去,打坏叶片,对安全性进行反复测试。
 
林钢强调了科普的重要性。“飞机一般有两个发动机,即使其中一个坏了,飞机也是可以安全着陆和返航的。”所以老太太扔硬币基本不会造成飞机此次飞行的安全问题。但这并不意外着可以随意毁坏它,一方面发动机造价高,另一方面,硬币扔进去,发动机一旦转动便随时面临损坏的危险,这样一来工作性能便无法提取,也不可能用系统去评估它。机器不工作时,传感器没有信号,无法向后台汇报数据,这时就只能拆开机器逐个部位检查。
 
 
排除诸如老太太扔硬币之类极端行为,慕帆科技所搭建的第三方平台,总体做到了数据标准化,一个机组可能会装上百个传感器。“就像医生测脉搏心跳血压一样,我们相当于给机器问诊,最终通过数据显示出来。”
 
被问及对“C919成功试滑行”的看法时,林钢表示,这无疑是我国大型民用飞机发展史上又一座重要里程碑,也是打破欧美垄断、自主研发的新尝试。
 
“我希望航空发动机的发展也能跟上”。越大的飞机,需要越大的动力。“大飞机和小飞机首先在系统集成性上就不一样,小飞机无论从材料设计还是结构要求来看,都相对简单。此外,二者在动力设备上也有较大区分。小飞机可能采用活塞式发动机,大飞机则是喷气式涡轮机。”
 
除监控诊疗、为国内厂商提供技术支持之外,慕帆科技也在尝试做硬件。林钢回忆起自己在德国时,曾参与开发过全世界第一台纯氢气燃气轮机,在国内做类似的产品开发,将成为他的团队今后的发展发向。
 
飞机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也许正如“慕帆”二字,仰慕远行的帆船,注定成为科研人员脚踏实地的最大动力;而它的音译marvel(漫威),又陪伴理工男走过无数漫漫长夜。它这么近,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