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关于天使基金申请的声明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代理创业者申请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保证通过率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信息。在此,我们严正声明:天使基金是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以下简称“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从事天使基金申请的代理活动,亦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就上述代理活动收取任何费用,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所作的承诺或保证与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无关,相应的责任概由第三方代理机构自行承担。同时,创业基金会及受理分会亦拒绝任何机构和个人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推荐或代理创业者申请天使基金为由获取相关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天使基金申请服务费、获资助创业项目股权、期权等。


创业基金会及其分会在天使基金的申请受理过程中,不会向创业者收取任何费用;同时,创业基金会亦禁止任何创业者或创业企业委托第三方代理机构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的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撤销对该创业者或创业企业的资助并要求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为了保障创业者合法权益,申请人应主动拒绝与任何第三方代理机构进行合作,并拒绝支付与代理申请天使基金相关的任何费用,确保申请人及创业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创业者如需申请天使基金,可直接登录创业基金会官方网站 “天使基金”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Fund/Default.aspx)、官方微信(efgfoundation)、官方微博(@创业基金会)了解详细情况并在线提交申请;也可登录创业基金会官网“如何申请”页面(http://www.stefg.org/Angel/apply.aspx)查询市会及分会联系方式,进行电话咨询。各分会详细信息可查阅创业基金会官网“我们是谁-分会简介”页面(http://www.stefg.org/about/branch.aspx


如创业者需要进一步咨询申请事项或发现有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代理申请信息,请联系创业基金会,共同维护天使基金公益产品的声誉。对于第三方代理机构以代理申请方式损害创业基金会名誉、侵害创业基金会合法权益的行为,创业基金会将保留向该等第三方代理机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创业基金会官网:www.stefg.org

联系电话:021-5523 8553(严老师)

邮箱:yj@stefg.org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2017年8月15日

独家|创业故事

【分会风采】饿了么原来的竞争对手,为什么会被淘汰?—访交大分会吴亦多老师
吴亦多:吴老师是上海交大科技园有限公司创业服务部副部长,也是大学生创业基金会交大分会项目的主要执行人。基金会的十年,也是他的十年。作为上海大学生创投圈的先行者,在基金会十周年之际,他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讲道理,这算不算是创业圈里的一股清流?
 
在我们短暂的交谈过后,吴亦多老师陷入了回忆…
 
2009年,基金会曾经资助过这样一个小伙子。
 
在资助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找到我们,神色凝重,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吴老师,我…能不能…多还一点?”
 
他这么做的原因在于,当时基金会给的这笔钱虽然不多,但对他帮助确实太大——往往有的时候,年轻人需要这么一块敲门砖,也许不是金砖银砖,把它揣在兜里,以后的路也许会好走很多。
 
吴老师补充到:“对于这样的行为,我们十分感动,当然最后还是拒绝了他。毕竟基金会是属于公益性质的代持机构,我们对于项目退出有着严格明确的规定,资金回流也并不属于基金会的业务范畴。”
 
这个小伙子,名字叫唐勇,创办的企业是上海西怡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他现在依然在创业的路上,凭他的个人能力,找个几十万年薪的工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他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认真管理好每一天,经营好每一年,现在他的公司发展态势也相当不错。
 
2015年,唐勇的公司已有30多名员工,销售收入也超过了超过2000万。
 
所以说,心怀感恩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的。
 


 
曾经和饿了么相爱想杀的外卖平台今何在?
 
同样一件事情最后能到达什么高度,取决于——你的团队究竟有多强的决心。
 
给校园里的学生送外卖,从自己的学校起步,一点一点做起,小小的团队,有着大大的梦想,这些特质,你是不是觉得很熟悉?然而,这个团队并不是现在大名鼎鼎的饿了么,而是它——小叶子,你听说过它吗?
 
饿了么于2010年7月拿到了交大分会的25万元资助,但是交大分会在资助饿了么之前一年,还资助过另一个O2O外卖项目,就是小叶子。
 
小叶子的起步比饿了么还要早,二者又都拿过天使基金的资助,但为什么现在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名字,不是它?对比饿了么现在普天盖地的广告、科比&王祖蓝巨星代言,这样一个外卖O2O创业项目的先行者——小叶子,怎么就这样突然销声匿迹了呢? 
 
吴亦多老师认为,好的想法固然重要,执行力也极其关键。也许,小叶子和饿了么之间,差的就是这个。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这些场景:
 
炽热的寝室里——两个创始人光着膀子坐在电脑前,现学PS、AI,因为他们觉得设计公司的海报太丑。
 
饿了么办公大厅里——陈列着一辆贴满胶布的电动车,坐垫破损、电线脱落,张旭豪骑着它送出了饿了么的第一份外卖。
 
视频通话里——“下季度业务量再上不去马上走人!”,张旭豪拍着桌子,对大区经理喝道。
 
类似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如果仔细审视这家企业,会发现很多闪光的品质:
 
简单原始但高效、狼性、把商业当成战争、打不死的小强……
 
最近,NBA巨星科比代言了饿了么,他也是张旭豪的偶像,他有一句名言——“第二名就是头号输家。”这句话也激励张旭豪和他的饿了么咬牙熬过了无数难熬的冷雨夜。
 
所以,当我们回顾饿了么和其他无数外卖平台的经典战役,专家们当然可以从中提炼出很多取胜之钥:简化服务流程、提高服务效率、专注用户体验、不向前端收取配送费……
 
而小创在对吴亦多老师的采访中体会到——也许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我想赢。
 
无论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我想赢;无论对面有多少凶神恶煞,我想赢;无论我手里是机关枪还是二踢脚,我想赢。
 
就算打不过我也要掰一颗牙下来。
 
上了创业的战场,就请永远带着骄傲和愤怒,拼到最后。
 
 
“真正的现代企业,应该要去挑战技术的上限而非道德的下限。无论如何,请永远都不要放弃——对于技术孜孜不断的美好追求。”
 


 
 
 
滴滴、优步,能不能坐着轮椅一起慢慢变老?
 
前段时间,滴滴、Uber宣布联姻,结束无休止的贴补战争。战争与和平的背后,是资本力促,是媒体鼓吹。
 
问题来了,这对新人能收获祝福吗?
 
吴老师认为,类似这样的寡头合并的情形是大势所趋。
 
在零和游戏的博弈里面,寡头们都视竞争对手如寇仇,必欲除之而后快。而现在,滴滴、Uber你中有我,我中有你。Uber全球持有滴滴 5.89%的股权,相当于17.7%的经济权益。
 
在这场旷世畸恋中,滴滴和Uber一面缜密计算着自身的利弊得失,一面怀着勉强的敬畏审视着彼此,“婚姻中,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也要收回点什么,这是供求规律”。
 
当然,吴老师更希望看的是,来在中国,能出现更多像谷歌这样的企业,有情怀去挑战人类技术的上限,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技术的突破而非商业的零和博弈,帮助人类摆脱时代的局限性,真正给人类的生活带来质的改变。
 
 
当然,滴滴和Uber——这对欢喜冤家究竟能不能在一起慢慢变老,我们要交给时间来作答。

 
 
  
关于大学生创业,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讲!
 
“好的项目和创始人,真的是会闪闪发光的。”
 
吴老师说道,“经常会有在校的同学,过来找到基金会,想聊聊项目。从他们年轻的脸庞,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天之骄子的自信。
 
这种自信,属于年轻人,只属于年轻人。
 
无所畏惧的自信。
 
是的,青春无敌,也许你感觉“天下才,我独占八斗”;也许你觉得可以分分钟“气吞万里如虎”;也许你某一天醒来,冒出的idea让你觉得足以颠覆整个世界…….
 
可是年轻人,我想问你,真的准备好迎接挑战了吗?”
 
吴老师接着说道:“在校生创业失败的概率太高,从目前接触的在校大学生来说,无论是项目理解,到团队构建,再到公司管理运营,要走的路显然还很长很长。”
 
他记得曾经有这样一个创业者,让人印象深刻——他的名字叫李刚。
 
李刚在学校的时候就来过交大分会,一直有创业的想法。
 
最开始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乐食餐饮项目——主要是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首页服务,消费者可以将自己喜欢的餐厅放入首页,平台也可以为用户提供智能化美食推荐。
 
当时,基金会研究以后觉得,做类似项目的同质化平台太多,而且主要的目标受众也不够明确。这个项目的亮点还不够出众,商业逻辑也不够清晰。
 
所以当时基金会给他的建议是:先缓一缓。
 
毕业以后,他去了一个咨询公司,事实上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后来被公司派到美国去了,干的非常不错。
 
但是创业的念头一直埋在他的心里。
 
后来有一天,他又来找到基金会,是一个有关于扫描发票的项目,这个项目不一样,从真实的需求出发——李刚自己由于工作原因总是出差,发票一大堆,餐饮、住宿,报销的时候非常麻烦。
 
于是他自己做了KISSexp自动财务报销专家项目,面向中小企业用户,提供自动财务报销服务,帮助用户借助移动端照相机或者PC端发票扫描件实现报销信息的自动录入及提交。
 
这个需求是很垂直的:直面经常出差的企业白领。
 
中小企业里面的很多白领出差多,餐补多,每月都要花费超过半小时的工作时间用于报销,造成了时间和精力的极大浪费。李刚的KISSexp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所以,”吴亦多老师接着说道,“在寻找受众需求的时候,一定要尽可能地做到从真实的需求出发,而不是源自宿舍卧谈会上臆想。”
 
李刚给吴老师印象最深的一件事——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约的是两点钟见面。李刚和他的合伙人两个人准时赶到。随后的时间里,他们边讲PPT,头发上边滴着水。
 
吴老师说:“这件小事对我们对他的印象非常好。”
 
因为一个特别守时、注重契约精神的人,也一定会对他的项目负责,把事情做到最好。
所以有时候,与其说观察项目,不如说其实是在观察人。
 
后来,李刚又做了和骑行相关的项目——野兽骑行。很快,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人、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和李开复(创新工场创始人)投了5000万,现在公司的业务量在持续上涨,发展势头也相当可观。
 
从李刚的创业轨迹,可以明显地感觉得到,他的路走得越来越顺畅——积累沉淀的过程是非常必要的,一直在路上,一直观察,各种经验、教训都了然于胸,后面的成功都是水到渠成的。
 
吴老师接着说,“当你各方面的能力和条件不足以支撑整个项目,静下心来,再好好磨一磨,后面的路会好走很多。我们绝不给人泼冷水,但是,适当的降温是完全有必要的。这是基金会的责任。”
 
 
 
当英雄路过,总要有人鼓掌
 
这世间有多少人,年少时总想成为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好汉,最终却成了滚滚红尘里的甲乙丙丁。
 
临别之际,吴老师寄语基金会——十年磨一剑,一朝试锋芒。
 
创业路,从来不好走。
 
绝不是大开大合、一马平川,他深知这个道理。
 
吴老师希望,自己能帮创业者走好这条路,为他们遮挡一些风雨,扫除一些羁绊。
 
当英雄路过,总要有人鼓掌。
 
而他,想当一个——坐在路边,为英雄鼓掌的人。